絲連

雪里

升上大學之後,兩人並沒有因為身處不同的科系而斷了往來,只是玄佐的身旁多了些坦率的朋友,沈盟的身旁多了些沉穩的朋友。沈盟的心裡有些對於此感到悵惘,不過表面當然還是掩飾得很好。沈盟玩團隊遊戲總是包容溫和,漸漸的系上的朋友們都逐漸向他靠攏,有時也會被邀去負責個什麼事情,常常弄到很晚才回到宿舍。

生活持續了一周、一個月、五個月。沈盟的生活圈玄佐逐漸缺席。沈盟有時想起之前玄佐推坑他的作品,其中的主角朋友那對友誼持續直到兩人先後脫離彼此生活圈,不僅會想起這算是玄佐的暗示嗎,也許他們兩個的友誼不會持續到很久以後。沈盟偶爾跟沉穩的朋友相處的時候,會懷念高中時跟玄佐說話時小嗆的感覺。升上大學,很多事情變得不一樣,是他自己下定決心要變的,他想要成為更加穩重的人,即便從小到大這些本來就是符合他的本性。

玄佐很納悶沈盟為什麼一直沒有把那本自己推他坑的套書還給自己。他想起來其中的主角朋友那對友誼只持續到兩人分別結婚,沈盟看了不高興嗎?沈盟應該不會喜歡那種設定。客氣的沈盟不會想要主動攪混誰的情緒,就算沈盟自己可能對什麼事情有誤會也不願意抱著可能傷害別人的可能去澄清,既然如此由自己來試探看看。玄佐想。

「沈盟,有空嗎?」SNS 上玄佐發短訊息過去。
「我現在有時間阿。」
「要不要一起去便利商店那邊吃晚餐?」程玄佐覺得兩個人好像很久沒有約了,傍晚的時候,學校裡的特定那間便利商店給人的感覺還不賴,外頭的用飯區桌椅是有風格的那類,光線也剛好。

「好啊。」沈盟只回了兩個字,但是他的心裡有一點點起伏,程玄佐很久沒有主動說要跟他一起聊天了的樣子,滿、懷念的啊。從前特定的那間店有換贈品的活動,現在不知道最新的贈品又改變成什麼了呢。
「到時把我之前推你坑借你的那部作品帶上還我。」玄佐直說。沈盟隔著螢幕震了一下,嘴角牽起一個苦笑,「這樣啊。」他在宿舍自言自語吐出這句話,沒有其他人聽見。

抵達通道的入口處附近校車站牌約定的地方,程玄佐對沈盟揮揮手,沈盟露出跟從前高中時一樣溫和的微笑。玄佐看了心也穩下來了。

「那件作品,帶來了嗎?」程玄佐雖然比較快活,但是他跟沈盟基本上是同類溫和的人。「主角兩人,朋友的關係好像被瑣細的日常沖淡了吧,對於這個沈盟你有什麼看法嗎?」

唔,開門見山,沈盟心驚。程玄佐這邊倒是覺得不想掩飾什麼,單純才是上策。

「你對於這個也有什麼看法嗎?」沉穩卻聰明世故一點的沈盟把話頭轉回給玄佐,沈盟心裡暗暗緊張。

「我覺得──現實跟作品還真是相像。」程玄佐頓了頓,「沈盟你逐漸也有改變了吧。我……好像逐漸也有改變了,但是如果朋友的關係被瑣細的日常沖淡,就代表日常比朋友更重要吧,那麼,擁有更加豐富的日常而不是我這個朋友的對方,我也不會打擾他。」

「──」
沈盟苦思了一陣,心裡覺得很驚訝程玄佐有這樣成熟的想法。
他使用的詞是「打擾」。

他一邊很想吶喊,「程玄佐你對我來說從來不是打擾!是朋友──」但還是──
「這觀念還真是超越啊!」沈盟笑說掩飾動搖。
「好像是。」程玄佐有些不好意思。「但是我以為用打擾這個詞沈盟你會感到不快,因為感覺有點疏離客氣。」

兩個人的默契還是存在,心裡竟然在想一樣的想法。「是沒錯啊!」沈盟有點氣說。

便利商店的門打開,新的學生走進去,音樂響了一陣。
「我覺得我們兩個時常是互相『打擾』、互相在不同的地方支援拉起對方,所以往後,我還是會很高興你願意打擾我,如果的話。」沈盟收斂一些,以更加不動搖的語氣說。

「哦,你想讓我害臊嗎?真是抱歉,這次我可不會難為情。」玄佐揚起嘴角。
「這就是我打擾你很多次,你已經成習慣的證明。」沈盟一邊說,一邊覺得又好氣又好笑。

「變了,你。」沈盟幽幽的說,嘆了一口氣。
「但是我是往好的方向變!」玄佐拍了拍沈盟的背。「其實我還是什麼都沒有改變,一樣耳根子軟、大部分時候很被動,猶豫不決。」玄佐撐起下巴看著玻璃門。

「說什麼喪氣話,我覺得你還是很單純、很溫和,直率跟猶豫不決雖然可能是雙面刃,但既然名為雙面刃,這些種特質就是在想要的時候可以斬斷什麼的利器。」沈盟鼓勵著發牢騷的玄佐。
「感覺我們兩個變了又沒變。」玄佐默默感激沈盟,再次確認有他在自己的旁邊,搭了搭他的肩膀。

兩個人用吸管吸著飲料,一邊坐著聊著些所謂瑣細的日常。
「結果這間便利商店的贈品換成什麼?」
「誰知道?不重要。」

「有些改變並不重要,所以別太擔心。」玄佐安撫著沈盟。沈盟默默的感覺被戳到柔軟的地方。是啊,從前到現在,他們兩個人總是互相輪流幫助著對方,便利商店裡的漫畫,一定也會有世間所謂「撩撥」的情節,那個對他們兩人來說,卻是關係中互相感動到的時候,並不是瑣細的日常跟友好的朋友只能擇一,如果可以的話……他想跟程玄佐一同煩惱,只要不是只有一方在煩惱這種事情,兩方同時的話,就能同時更產生連結這種東西了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