給阿碰:近觀情詩

耘乙

《你是那麼勇敢用眼神來承諾》

四年大學,當過交流生,僅僅邂逅,兩個熊貓娃娃
戴上單邊耳環,換上黑色皮衣,陪著蝸牛去學步,跟著螢火蟲的後面
我們識認,一種祈禱的手勢,再謹慎地運轉,一貫清晰的理念
既在處女座,總讓大家顧盼,又在摩羯座,做起遠行的信使
我答應了圖書館,由星星帶領,渴望會合,月桂樹上流亮的詩句
新鮮人初起筆名發稿,書桌上的野雨和綠藻,檯燈下的一片提挈
若說是幾晃輕舟,垂釣寧靜;抑或是一竿青青,掂量航程?
倒不妨,我會將瞳距,轉向你剪裁的手工紙藝
因為嚮往,你剛在打稿用的格子間,妥善栽植了曼陀羅
沿一小方的路線,跟一小方的三維,放開繪本以外,一莖花葉的年代
彼此仍然暱稱小名,生活在未盡之空間;交替採集著,對方的習性
你是那麼勇敢用眼神來承諾,祗跟我胡思亂想,好歹一兩場
我仿造鸚鵡的音效,答說:悉心喔!
你立即伸出手來,與我惺惜擊掌(high five)

《要知我們所追溯的時空》

碩士兩年,從近觀所有搖擺的癥結,幫助六年來改良的造型
屢跟繆思們,演算桌球的罕見視角,彈跳著,讚辭動向的蹤影
怡然按時,相遇女酒保,談了什麼葷笑話,小小刺激生理狀態
也許就是你,用心講,那樣會玩壞了靈魂
就是你,警告我:這兩個寒假,下大雪,開車四次了
要知我們所追溯的時空,往山走,而踰越我們的洞天
登臨霰澡的止境,恆常觸動,草木之心,然後有夢寫詩
蒼茫太遐迥啦——我?我們!祗管約好家庭醫生,接種流感疫苗
約好黃昏,在小鎮,聽晚鐘,鼎湖上素的掛單,有待外賣
連夜來,你倒戴我的四方帽,泡咖啡;我則忙備,視訊的畢業感言
沾染唇印的盃口,我凝伺你收拾,始終是傳達浪漫的事物
是啊,看看整晚寫下多少,合乎完美的保留,此後相相策勵的願景
隨意哪天那年,就約好,在明日大嶼的天體營裏,亮一亮
也許不想知否,哪年那天,將來參星?但這樣,才有回憶

2020-5-21。十四行,硅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