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房

曾倍歡

擾擾人聲,對話,吵鬧
沿着牆壁
流至一間失誤的空房
建築施工的遺漏
沒有門,
沒有窗,
蹲在黑暗中
躲過無數的夜
成了無心的竊聽者
沒有出口,
沒有方向,
鎖在有溫度的各房之間
任由炒菜香氣
孩童手中甜味
在面前隨意飄走

永遠不會啟用的空房
隱隱,立在你我之間
被破壞的秘密
來到這
又修復好了

你問我,空房會否感到寂寞?
我說,
該把棗樹數一遍了

4 則留言

    1. 是的, 本身《秋夜》中棗樹有好幾種解讀,但無論是渲染孤寂,或是前赴後繼的抗爭者,與此新詩都可融合或衍生出新的義意(空房必然不只一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