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交 距離

彭堉榛

那是一道刻意迴避木頭桌椅
陽光
曬去所有別離
兀自前行

東太平洋的盡頭
是隻身孤影
餘暉籠罩城市
喧囂
強行溶入夜幕
開啟飛航模式

隔絕輻射消息
試著以泰米爾語交談
空氣被絞殺
非主動式獨處
成為別人眼裡的排他

被迫重迴
深海魚
至少
每次擦肩
都是 遺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