歲末班車記三帖

高潤清

〈脫班〉

最後一天倒數
站着許多書包
挨着跨年的餘韻
含情默默

不愛追逐記憶的秒針
在暖暖包的默許
阻擋約定的風
遲遲又遲遲

該是害怕疫情復燃
越晚越多的貼圖搶灘
都說手機倒數中

虛實真假的訊息
全在脫班的距離裡
烙下不長不短的驚嘆號

〈窗景〉

窗外呼嘯而過的是風嗎
還是頑皮的機車
若不是
將是誰拋落的思念

窗外急急噪噪的聲響
讓誰撈不住影子
該是甚麼樣的飛蛾
撲向紙醉的街燈宣示

沒有雨的夜晚
卻有流不完的淚水
洗淨誰的記憶

當眼下空白
回首又將審視一幅
風景 翻滾

〈夜歸人〉

穿刺骨髓的冷
從後腦勺到臉頰
寫下沒有101的憧憬

一幅動漫被擱置
不安的漂移
靜候

緩緩靠站的暖爐
拖著老邁心臟
將寒意驅離
當軀體不耐疲憊

賴皮的城堡
總愛逡巡風裡雨裡
當鈴聲響起
我又走回面紅耳赤的路上

※民國109年12月31日夜晚趕在歲末倒數中,搭上班車回家,見夜歸人不畏風寒靜候脫班的公車後記。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