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風吹上八樓來

高潤清

雪山山腳下的風迷了路
颳起大漠般的旋律
直上八樓

它吹來了闃寂的驚恐
如泠冽的匕首
刮向玻璃

陣陣呼嘯的撞擊
如同夜鶯吶喊
讓窗內的我無神
聆聽一首晚春的告別

這是春寒的曲幕
隨性而來
來得如此瀟瀟
颯颯間我已滾落夢鄉去

民國110年4月14日寫於八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