擱置的思緒

語凡(台灣)

幾句詩的午後
模糊得有點抽象
人已離開那墮落的風景
仍在想可以調頭的迴路

安靜像被赤道醺過
帶點酡紅的意識
重回昨夜夢裡尋覓
那張遺失在過去的臉孔

上帝不再關心
我的神明是否還在宿醉
因為我比誰都討厭自己
所以神明丟下僅剩的快樂後
也開始找醉

寫一首詩 做一場夢
無非在找情緒的出口
拏起虔誠的香爐
裹著 窩在心裡頭
將自己拜成半個
神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