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與詩

 曾倍歡

朦朧那一片綠
髣髴遠處的山
悄然吐霧
白了半空氧氣
喚起詩意
詩是葉片上
垂落的那一滴雨
也是凝神靜聽的土壤
唯一令人詫異的是
我說這些話時 不在詩中

雨又來一回
我並不擔心塵埃被壓濕
我擔心自身木屋
木屋內炭火

燃得太快
不夠等雨中的人歸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