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_之中找到快樂

鄭偉謙

黃昏的時間
那女髮型師
影子拉得很長
她的前丈夫
上個月把她的東西拋在
住家外的走廊上
然後把她痛打了一頓
還要威脅摳出她的眼睛
她也除即失去理智
想把他錘在地里
卻不及他那麼大力

直覺告訴她
不能待在里面
然後搬到
深水埗隱蔽劏房里
做兼職的髮型師
反反覆覆的在發病
被解聘女髮型師
剩下不到一餐飯的錢
我把幾百元塞在她身上
問她要不要陪她覆診
拿個援助食物銀行
什麼也好

辦理劏房的住址證明
甚有難度
我怕
下一次見她的地方
是監獄
或冰冷縮在巷中
在公園的女廁內
昏倒不醒

我在那牛腩店
以溫熱的即食面之中
找到快樂
等待她約好
的時間

這是個私人樓宇
在17樓
業主為各色各樣
不甚幸運的人
分劏他二千多尺的有限空間
這是個冬天的夜晚
走進了人滿為患的房迷宮
炙熱使汗浸滿眼鏡

除了一重一重的門
沒有號碼
管理員為我打探
猜測
那扉雪白的門
是她住的地方

門比我想像中
厚實
冷鋒不知為什麼
從門鋒吹過來
門內是雪山
是北國國境

及北方雨水
把她的東西
吹到門戶之外
吹到廉價茶餐廳之外
髮型屋之外
門診之外
繁華的街景之外

我把門
拍了兩小時
到了夜深的時間
我把檔案封存
放在抽屜中
明天
我會再找那兼職的髮型師
我在離開深水埗
那搖晃的巴士上
找到快樂
但突然
我怕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