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信

哲一

一、
若永遠記得,或者
將錯過的溫度
緊抱下去,要麼窒息;
要麼,就耗盡一輩子
迷戀的視線自綁。
入黑了,命定與否,
最怕的陰影仍舊失散,怎麼摩挲,
再也找不回了 ……

二、
手機過於智能,也只能
預先把對話封存。
仍要相信,所有的問候,
是耳語就無法竊取。
如果悄悄,陳說起天氣,以至
一切曉得的句語,以為永遠
晴和,以為,已是唯一的指望。
告白過於甜膩,於是永遠,
都不會輕易寄出 ……

三、
像隱伏的精靈,記憶
不配驚動。多滂沱過後,全是溫煦、
不帶痕跡的日常。無非,
虛擬斷裂的畫面還能倒帶,無非是
手,太執拗,未找到放開的緣故。
每張屏蔽的臉譜都重頭揭穿;每每,
最熟悉的笑靨、最陌生的十指,
一再地刺痛自己。
放心吧,「上一頁」
證實守護的時間已然逝去;「關閉」
早該同時按下的自卑;即使隱伏或守護,
也為延續,那些終歸消褪的故事 ……

四、
八年,抑或
以後還有著百年,
緊記再見時,偽裝惺忪的世界,
不能抹去也得抹去。偶爾,
仰望那片自閉的天空,
你便知道,一切放晴如故 ……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七日初稿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七日修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