左右

彭凱瑩

用紅線將手與手縫合
感受記憶中夢裡的溫度
發現 縫合是分離的象徵
努力把自己化作候鳥
藍色的歌 是翱翔還是墜下
曾經的理直氣壯
如今相隔一條銀河
倔強無法改變藍圖上的錯誤
左手握右手
終究無法成為夢中
丁香花的姑娘
只能用紅線
繡一朵罌粟送給自己

母親用巨響叮嚀
父親用嘆息叮嚀
妹妹用哀求叮嚀
別忘了背後被拖行的巨石與感情
名字不能反抗姓氏的命令
將靈魂的淚水抹清
過往的魂牽夢縈

過客,終究是一名過客
自己與成為過客的自己
空中傳來轟動的雷鳴
野鴿飛過低吟
腳邊貓咪嬌嗲
現實在鏡子裡被擊碎──
轉身只見冷凝

霜雪教訓作白日夢的我
微紅的肌膚是被打的痕跡
崢嶸歲月抵不過冷言冷語
想不明白或不想明白
面包與糖果的相對性

假如大海扼殺了魚卵
虛偽的尊敬尚存
「我」 還在嗎?
文化吞噬了希望
刊登的報導被踐踏
鞭打使雙手分離
冷笑回應詩句
伴隨血肉分離的苦痛
左手學會了 右手學會了
放下。   拾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