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嶼的文字

語凡(台灣)

思緒在天際飄逸
思維在土地打結
無法蒸餾的原聲
在繁複的文字裡迷失
凝視天邊 借問上蒼
誰是主子? 是原民還是移民?是
八千年的聲音?還是四百年的文字?

一個沒有文字的存在
在漢字舞弄下成為櫥窗
拏枝為姓 摘葉為名,將
蹲足下的根化為卑怯,曾幾何時
喉嚨吼出的破曉 舌尖譜出的旋律
蒼鷹曾俯衝而聽 溪河澗魚曾躍水而聞
而今,縱放原野換成困阨藩籬

隨風搖曳的花草 如虹絢爛的鳥蝶
祖先萬年傳唱的山谷 草原
已然在漢原間 時序上亂了套,而
清甜的晨霧 微醺的晚霞,也在
漢袖的擺弄下不再有夢鄉的酣醉
祖先追逐梅花鹿的弓箭
魚撈的魚棧 魚荃皆已被漢化掩沒
留下的是,拉不出思念的高樓大廈

記憶中,那座遠山 那片草原
有母親的呼喚 有父親的叮嚀
但沒有注音的文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