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面,是彩虹

 鄭偉謙

茶棕色的街燈
為灰白的巨人提供溫暖
陪伴著
兩個疲累的身體
談論劇本的收結
灶王廟
在黑暗中仍然為我們指路
風吹過窄巷
走廊
使本來已經癡肥的大衣
更為充裕

落下木屑,鐵片,白油漆和芝士餅
我們數著畫中

一條兩條三條,不
是它們與湖中的鳥
不能相遇
油彩依戀地刷下畫布
我們
繼續談論劇本的晦澀
黃鶯在叫
掟放了
彩虹邨的遊樂園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