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魅

雪里

「瑞雪還沒下班嗎?」
「call 她。」

「不要,我們再等一下。」
「好,聽妳的。」
藍本篤跟田百絃在夜晚時分,一個夜燈燦爛的城市街道一側,靠著開張拉麵店的門口過去一點點的那個轉角牆壁站著。田百絃跟藍本篤抱怨著穿跟鞋走路時叩叩的聲音弄得她平常上班時總是很緊張,藍本篤好好取笑了她。小篤的笑容,十分明豔而又令人感到輕易,田百絃一邊瞪著她,一邊把肩上的包包拉的老高,斜側著身子偏了過頭去哼了一聲。她們兩人在店家側面直站著,說了話,結束了談話,一起低頭滑手機,就在做著這些事的時候沒有被兩人發現的是車流擦過洶湧了一陣,冷清了一陣,但是有人在追逐著什麼的時候,燈號變換,那人停下,瞥了她們一眼而眼光轉而望向幾乎消融的紫黑色天空邊緣。

空氣中盈滿溫暖,悶熱天的夜魅。拉麵店一側的假櫻花樹顫動,小篤不耐煩地對地板點著腳尖,百絃傾身給小篤看一個手機裡的畫面,她的髮絲擺落。

「啊,妳來了。」小篤看見瑞雪的時候,首先注意到她穿了一件駝色的薄大衣,那很好看,很襯她。小篤看見瑞雪時的那表情,是欣喜跟如願。平凡的表情被百絃捕捉著,收著進心裡了。百絃高舉手機,對著紅綠燈喊聲,「喝爆生啤酒!」湊到瑞雪後面推著瑞雪前進走,「啊啊,像小孩子一樣,好、好。拉麵店可沒有啤酒啊!」說著瑞雪露出寵溺又溫柔的笑容。

「首先,慶祝瑞雪上班滿一個月!」進到拉麵店的三人中,百絃依然是起頭說話的那個,瑞雪吐了吐舌頭,做了個鬼臉。小篤看著瑞雪的表情笑到一個不行。

「那百絃妳今天上班也還好嗎?」
「她啊,說穿跟鞋不習慣。」
「意外的相當容易覺得窘啊,我果然太菜了。」

但是,三個人開始有作正經事的感覺了。

距離她們離開從前的地方已經一陣子,為了生計三人曾在幾個工作之間猶豫,期間瑞雪也跟百絃吵了架,小篤因為感情的事情相當低落,但是她們一起走過來了,就這樣子過來了。在對生活期待的另一側,期待生活換給她們的東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