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話

嚴瀚欽

突然間就耶穌了
己亥和庚子從十字架上跳下
就像突然間,流質選擇了我而我
選擇在未盡的命裡
凝固成一塊鬆散的、史前的石子
就那樣慢慢地砂礫
慢慢因輕盈、而塵土了

落定處,不見煙霧不見人
不見驚懼的顏色愴惶遮蔽面孔
留給時代以殘缺的韻腳
夜色單薄,寒冷叩問高腳地寒冷
而簾子間星點著的、億萬著的孤獨
突然,又不那麼耶穌了

2020.7.9凌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