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行

 鄭偉謙

黑暗的左手
在翻尋
那新式玻璃天台大學的班房
綞過幾條走廊
及往下走的列車
到了
變了模樣的城門河
和灰色彩的城市
和舊同學
於夜晚與冷風吹過顫抖

走向凌晨
那曾經等待過巴士的
將軍澳站
上車
做無夢的睡眠
光穿透到窗的微縫
羞澀的看了看
剛昇起個孤月
在倒影著的臉龐
的深黑裏
在通過古怪而又熟悉的客廳之後
到達睡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