執書

鄭偉謙

難得面前
我已經想不起有什麼可以做
又難得我沒有錢做斷捨離

難得面前
一堆像山的書
書上書脊上都有名有姓
內頁
是載頭巾的伊斯坦堡女人
駛著雅致的車在遊蕩
還有與海與熱帶樹林與太陽花相似的味道

圖片中
那荒土的接吻
好像要把我捲往
水花散開的大海
那名字使人聯想到
我的指縫中
摸到的鬢髮

難得面前
書脊名字繁雜
圖像如碎片那樣多
難得
我晚上沒有睡意
可以在執拾中發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