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行:詩人們 • 第柒季

耘乙

《彌爾頓每次遞交一個奇蹟》

讀者必須改去夢遊,一本珍愛的史詩集《失樂園》(Paradise Lost)
先來目擊卷一:黑撒旦復興,向上帝宣戰
從而完美解密,卷二……到卷十二,進接末頁的縱深
時聞神話:貞女誕嬰。摩西領渡。基督在溪邊治盲
約翰 • 彌爾頓每次遞交一個奇蹟,各自會扭轉習俗(John Milton)
何不片刻綺思,伊甸園裏,受誡而逐離的,亞當與夏娃
經由頻換的蛇姿,為一枚待摘的禁果,逗樂了
天火終要降臨,你將葬月的灰燼,取代《聖經》的歷史辯證
沉重一場的最後審判,亙古打造福音的辭涵,傳道又一神蹟
以後你,多憑感官知覺,在迢遙的彼方,重來一座天堂
(細節另讀 Paradise Regained)
而好想,篇幅一如既往;想好了,投下大半生手寫的文字
從此口述,要懷物懷人,要返回出生地麵包街(Bread Street)
輾轉抵達倫敦,早比現實中恐懼,英格蘭快即爆發內戰
戰時,你視力全失,口述不懂貪慕,復明的誘惑

《創導於李紳的風釆合流》

一項中唐的研究,《樂府》,延舊題,引新體,是為一輪的文化轉型
既已寫進歷史篇章,諫諍朝政,紀實時病,相互兢惕抱懷
你們仨,悻悻然,在這個危惙的時機,曾仕曾貶
當仕在職司時,元稹制誥。樂天築堤。你則黨鬥
受貶就背走長安城,三人行,一樣有,徹夜未眠的夙願:
新樂府的誕生,彰顯一番作為,創導於李紳的風釆合流
苦澀的民間唱答,務求盡情在秧歌,墾荒生活中,愈發交擊交響
聽!聽!聽!另一個突圍,古文運動,以韓愈為首領,同時進場
相傾慕,相謾罵;你一時感觸,文昌星呀,在漫漫分蝕月霞
你深刻的言辭,早肯喚醒時代,倒也惜物寫實:
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見《憫農》之二)
那意涵,你總可自靈思,正為新樂府所纍勣,因應年來坊野間的剪影
你一生看慣,麥浪和炊煙,偏偏就沒認知,荻花白了
一排鷺,經低飜,打開橋洞,從瞬息外,委地無聲

《當曦光趁著元稹的雪衣》

一場運動,你辜負了,錦官城內製箋的薛濤
你挺早霜,多專注,去審美晚秋;剛如你揭示,學杜而又能變杜
元和四年,集結李紳、白居易所倡議的新樂府(公元809年)
更以濁浪為邊界,聽夠了,一個舊日角度中,凜冽的風響
幸而從沒叫人陌生聞知,你們對原唐詩的走岔,還正在交接與補察
未盡之處,經心凝練,邂逅三兩個知己,一筆一墨都在振興
從篤厚的功課裏,次韻相酬,同道中人,果真遣懷得甚久
你在每一張紙的用意,報答平生;元和體詩,雖換名,卻不改其神蘊
再倒過來瞭望,逆向星象,何其恍似,你們跨越的行蹤
當曦光趁著元稹的雪衣,清新流亮;日出起,方向已再不那麽斑駁
在辭別四皓廟之際,鐘樓鼓樓,編擊雄渾,已獲得了,共鳴及褒揚
轉眼叢叢老柏,糾住稀薄的小寒,合化窅冥
頂著滴冰的長亭下,你猛然慨嘆又諷喻,自安史之亂
誓將長篇追敘於《連昌宮詞》,一旦在琉璃簷底,就會字字磅礴

《再以另一個白居易的字句細膩》

我迎見你,左贊善大夫
一身朝服冠冕,官腔肅穆,造語敘意,低沉撰譜詩律
在長生殿下筆,圈套起,一個圓潤女人跟月亮聯誼的花期
天下之大,何以謝絕,華清池畔,幾撣澄澈的水漬
更寬的花影和月暈,行宮深闕裏,咄嗟而陰晦
縱使你,再以另一個白居易的字句細膩,曲折相望《長恨歌》
延續中唐的韻緻,絲絲扣入,馬嵬驛呼來的輓調
在逃遁的斜坡,鬨然鬧得道上,聞鼓惶惶。瘋傳:流星或來夜襲
黃昏茫凉而至,籧篨風急,吹拂人心,颯颯嚷嚷
就在歧路相逢晚色,一時去鳧紛紛;一時惜無甦態,可與罣礙高遠
快報:等不到止痛藥箋的那個女人
錦袪繡裘整齊,朝飾華麗,一臉凝重待命
終於月落,達令的時刻,睏倦逮住了,一宗答案
我瞥見樂天你,自覺卻又忌憚述懷,螺號和驪歌之間的聽證

《晩唐李商隱的一場追逐》

你再來遍酒德衡量,《促漏》和《荆門西下》,當時一文不值
敲樽自酌,祭出一個起行的賭咒,說:走,日内直奔京都
儘管嚮往:盛唐的五陵少年們。中唐的新樂府
當你感知,遲來了,眼睜睜愣著;恰似一個解語的花客,誤時懊悔
你從倥傯,白紙黑字隙間,朝夕牽起的詩誼和詩啟
祗想喚回,走失的朋友,渾霧中,隔著簑衣擁抱
更意圖最後力挽,能與眾弟兄同行,心裏念念不忘,遠方的尋人軼事
李紳中風。元稹猝死。白樂天晚年,於洛陽蓄妾
你總是風塵僕僕,承認不請自來,還將盛裝出席,物華折墮的長安城
協議在,一輪日暮的邊緣;來辨別,那一場運動的生成和流變
你不捨,再以上萬枚的小篆來題記;故不會停下,累了倦了,才躺著
晩唐李商隱的一場追逐,奈何野望和氤氲,明明就生不逢辰!
你已不參照虛無,倒相信空靈,重複蝴蝶跟杜鵑的追憶,惘然寫下:
藍田日暖玉生煙,許也消解了,義山先生,你的一往落寞(見《錦瑟》)

2021-9-9。紐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