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的時限

哲一

時間有終有始,如果
跌宕全知,那位自詡無畏的主宰,
不見得,不為命運擲過骰子。

太初與末日,億萬光年,
連起所有匍匐膜拜的波幅,不過
拉長了金句,壓縮了智慧。

魔咒旦夕如在,受蝕的天理如果尚在,
該是時候,鎖上妄動的黑手,放進黑洞;
一點永恆奇異的靈眸,該會洞悉
一切謊言,絞碎一切的苛政。

要是,仍確信那一聲爆炸
迴響千生,都是警世的怒號;
明白所有粒子的運動
無關虛實,正反勢必抗衡;
那些重頭複製的暴行,是血祭也好,
貪黷也好,非得永囚的,應該總有業報。

所以「祢」,
不過一切質量之際,一枚
高舉墮落的小小星屑。
銀河不改浩瀚,但畢竟
對於塵埃,還是一樣寬懷。

那麼守愚的凡身,最好明白
善惡,皆有規限;骰子停下的一剎,
天國近了,上帝應當悔改 ……

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四日初稿
二零二一年十二月十四日修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