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劫

勞國安

悟空正在一間亮晃晃的斗室裡接受查問(現在他懷疑自己真是格里高爾•薩姆莎)。面前的鏡子映照出一只披着如鎧甲般的硬殼的大甲蟲,他知道這是一塊單面反光鏡,隔壁的探員極有可能正在監視他。
         在德文翻譯員的協助下,他約略交待了事情的經過,但至今仍然無人相信他就是曾經大鬧天宮的齊天大聖,關於盤絲洞的遭遇他們也認為是他捏造的(被診斷為腦震盪的病人的供詞是不可以輕易相信的)。
          那天告別朱紫國王後,唐僧領着他、八戒和沙僧繼續西行,途中他們好像突然「鬼上身」,變成另一個人!
         做了那個有關動物接管世界的怪夢後豬八戒的行為開始變得怪異。他突然大談動物權益和說要興建一座動物農莊,又認為所有人類都是敵人,因為他們勞役完動物後便宰殺牠們圖利。他掉下手上的釘鈀和脫去衣服,搖着身上一坨坨的脂肪,歇斯底里喊叫:「四條腿好!兩條腿壞 !四條腿好!兩條腿壞 !」之後他更以「同志」稱呼悟空,因為那刻在他眼裡,無論是豬或猴子,所有動物都是平等的……
         沙僧在翌日步上八戒後塵。一陣禪院鐘聲勾起一段段回憶,令沙僧呆立在樹下發愣,連師父叫喚他都沒有反應。悟空於是給他一記耳光,回過神來時他一臉茫然,不但不知自己身在何處,更自稱是巴黎聖母院的敲鐘人加西莫多!本來健步如飛的他突然如同駝子般一拐一拐地彎着腰走路。最離奇的是他原本不懂外語,但路途上卻突然說起流利的法文,用膳時亦放棄了飲普洱茶和吃叉燒包的習慣,竟然轉喝星巴克咖啡和食牛角包!
          二人變得癲癲傻傻,唐僧和悟空無計可施。悟空懷疑他們被妖精施法迷惑,於是利用金睛火眼四處掃視,但始終看不見妖精的蹤影,他猜想這隻妖精必定精通隱身術。他緊守唐僧身旁,提高警覺以防突襲,膽小的唐僧更加依賴悟空 。
          同日,經過一座磨坊時,騎在馬上的唐僧被轉動的風車催眠,看得出了神。他的表情呆滯,與沙僧聽到鐘聲時的反應相若。悟空心感不妙,馬上叫師父閉上眼睛。但說時遲那時快,唐僧的魂魄已被勾去了,他一手搶走悟空手上的金箍棒,一邊策馬奔向風車一邊大叫:「受死吧!巨人!」唐僧把風車當成巨人,對着風車揮棒亂打。悟空三人上前合力制止他,經過一輪擾攘後他才肯安靜下來。之後唐僧把羊群當成敵軍,旅館亦幻化成他想像中的城堡。雖然唐僧的肉身沒有改變,身上依然披着袈裟和掛着一串佛珠,但悟空知道他已經不再是原來的師父。試問一向慈悲為懷連螞蟻都不會傷害的佛門弟子怎會突然愛打愛殺和吃葷?後來經過悟空的誘探,證實騎在白馬上的人原來是患上妄想症的騎士唐吉訶德!
         被當成疑犯的悟空感到很飢餓(現在他愈來愈相信自己是格里高爾•薩姆莎),但桌上的漢堡包和薯條完全勾不起他的食慾。斗室愈來愈寒冷,冷得他不停發抖。室溫不斷下調,目的相信是削弱犯人的意志,讓稍後的盤問更加順利。
         出事後悟空不只要保護唐僧(唐吉訶德),還要照顧八戒(老少校)和沙僧(加西莫多)。因為分身不暇,他惟有捋下尾巴上的幾根毫毛,變出幾個小悟空來分擔工作。
         接近西域時師父和師弟進一步被「西化」。他們改用刀叉進食、紛紛換上Polo襯衣和Levi’s牛仔褲、改攜LV旅行袋、戴上Ray Ban太陽眼鏡、常把爭取民主的口號掛在嘴邊、又不約而同愛上搖滾樂和荷里活電影……
         三人逐漸忘記母語。沙僧只說法語,八戒操英語,唐僧只懂西班牙語。略懂英語的悟空只能與八戒溝通。操法語的沙僧表現氣燄,自覺高人一等,他覺得講中文的悟空很土氣,開始疏遠和嫌棄他。
         唐僧深信手上的樹枝是寶劍,又以為眼前的莊園是兵器廠,他不理會悟空的勸阻,逕自走進「兵器廠」裡找人「磨劍」。
         唐僧久久未步出莊園。原來那裡叫做盤絲洞,住了一群化身成美女的妖精,唐僧自投羅網,她們立即將他囚禁,並準備吃他的肉!
         莊園放出異樣白光,悟空知道師父遇上了妖怪,於是馬上衝進去營救。八戒拒絕相助,因為人類是他的敵人,拯救唐僧有違他的原則,沙僧亦已離隊去尋找一位叫愛斯梅拉達的吉卜賽姑娘。悟空是唯一能夠拯救師父的人。
         悟空偷偷潛入莊園,在一個陰冷的石洞裡發現很多昆蟲:蜘蛛、蜜蜂、螞蜂、蠦蜂、牛蜢、蜻蜓……這些妖精正在刷鍋和生火,準備蒸煮唐僧。唐僧被五花大綁,躺在地上不斷以西班牙語在呼叫,雖然不懂西班牙語,但悟空大概猜到他正在呼喊自己的名字。
         悟空唸了幾句咒語,化身成甲蟲,然後混進這群昆蟲中。他藉着搬運食材接近唐僧,希望趁機為師父鬆綁。
         惡習難除,他一邊走一邊禁不住搔癢,盡現猴子的習性。其中一只蜘蛛精見到這種情況,立即認出他就是孫悟空,她指着他大叫:「你是馬騮精!」悟空見身份敗露,立即抽出金箍棒迎戰。蜘蛛精朝他吐絲、牛蜢撲前噬他、蜜蜂以尾後針螫他的小腿、蠦蜂冷不防襲擊他的雙眼……悟空奮力抗敵,避開了蜘蛛精的絲線,又打死了幾隻蟲兒。他愈戰愈勇,就在這個時候,不知從哪裡爬出一只巨大的蜈蚣精!蜈蚣精兩眼放出萬道金光,照得悟空頭昏眼花,一時間他找不到辦法對付他,惟有暫時逃出石洞。 
         悟空打算乘筋斗雲去紫雲山,找毗藍婆菩薩降伏這妖精。筋斗雲全速飛行。途中一陣濃霧好像被一雙無形的手驅撥,突然在空中凝聚,擋住了悟空的視線。當他穿越這團雲霧時他赫然發現面前有一架客機!他來不及煞住筋斗雲,「砰」的一聲撞向飛機,然後直墮到地上。
         若不是身上的硬殼的保護和叢林裡堅挺的枝椏的承托,悟空可能已經一命嗚呼。落地時他的頭部受到重創而失去意識,當他回復知覺後他發現法力全失,根本無法變回猴子。他開始忘記他的身份,格里高爾•薩姆莎這個人的記憶卻逐漸浮現。他像嬰兒牙牙學語,說出一連串德文單字……
         悟空晃着一對觸角在牆上緩慢地爬行。拿着測謊機的探員進入斗室時以為他想通過通風口逃走,於是順手用咬了兩口的蘋果猛力擲向他。蘋果砸中他的背,他再一次重摔在地上。這次硬殼終於龜裂,他六腳朝天,努力企圖翻身。
          這一擲令悟空記起一切(現在他肯定自己是格里高爾•薩姆莎),他想起爸爸,那天他不是同樣用蘋果怒擲他嗎?為何他會這樣對待親生兒子?變成甲蟲後所有人也厭惡和懼怕他,他逐漸成為家人的負擔,妹妹最後甚至提議遺棄他……
          受了傷的大甲蟲不停掙扎,但始終無法轉身,牠不斷唧唧叫,似在向身邊的人求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