飄渺的 / 殘忍的 / 微涼的

雪里

1

既寒冷無比,而又充滿猶豫,騎士對這樣的夢已習以為常。

在獨自一人的破爛房間被熱黏的空氣悶醒,他摸了摸自己的臉,確認鬍渣還不到嚇人的程度。起身沖了杯咖啡,咖啡的香氣溢滿室內,騎士小口的啜著,突然想起今天是公主試驗鄰國王子們的日子。

以一句形容詞形容公主昨晚的夢境,由公主親自確認王子們的直覺能力,並決斷。

夢境一詞是飄渺的,然而直覺能力卻能追回即刻就將遺忘的記憶,騎士邊想著邊整理衣櫃裡的外出服。
昨晚自己是夢見昔日陪伴在人民身邊的國王了,戰場上自己沒能保護好國王,敵軍的劍直直刺入國王的肩膀。

如果自己的夢被直覺能力看穿,那句形容詞會是徒勞的、殘酷的、卑劣的、失敗的、還是他最想聽見的────奮不顧身的,呢?
騎士整理自己的領子,他可不想被看穿,今天也要陪在公主左右,即使沒人在意他根本做了什麼樣的夢。

2

陽光好亮,直直透入窗子,在地上蒸著木頭地板。
晴朗的早晨讓她覺得有了些信心,他淺淺的笑了一下,闖進空無一人的教室讓兩個人都有點不安,可是現在是白天,她的臉上應該還沒有出油。

頭髮也,剛洗好的,應該不壞吧,應該要有淡淡的玫瑰花香的。他握著她的手,另一隻手攬著她的腰。因為喜歡他,所以覺得觸碰的這種事情很溫柔,很……愉悅。

「妳知道我為什麼要把妳找來這邊?」
「這邊是柔兒第一次跟你接吻的地方。」

雖然完全忘記柔兒那個時候的表情,可是她現在的表情也跟柔兒沒有什麼不同。他想著柔兒,輕輕的伸手揉她的頭髮,然後……
「嘿,柔兒的鬼魂大概正羨慕著我們,我們來做點更多的吧。」

3

「榮思,你在幹嘛?快點來幫忙!」媽媽匆匆擦過姊姊身邊,湯好像滾了。「嗯味道好像不錯,艾玫妳試試看,是不是很好喝?」姐姐手忙腳亂的從碗櫥裡拿出一個小碗。

我探頭進廚房,今天又不是什麼大日子,幹嘛煮大餐?我感到很難為情,可是又覺得開心。
「哦!湯滾了嗎?那我是不是先從冰箱裡把水果拿出來,榮思感冒,不能吃冰的。」爸爸說。

廚房之中美味料理的香味飄到客廳,唔,平常不喜歡做飯的姊姊都一起下廚,但願媽媽沒有把她帶失敗。
「侯──榮思你看著飯菜皺什麼眉頭,以為我亂煮嗎,我今天為了你切菜都受傷了。」
突然為姊姊感到感激,湊過去一看,「喝!給你一拳元氣彈。」
「什麼嘛!」我感到有些失望。
「保持元氣阿,怎麼有些害羞的樣子,嗯?」姊姊看著我笑,我又覺得好像還不錯,姊她。

「恭喜你考上凡大啦!」姊姊伸手交給我一件東西,啊,又被她騙過去了,原來她只是想緊緊握住我的手。
「恭喜榮思!」爸爸跟大家都移動到客廳,爸爸手上拿的,是葡萄酒嗎?

媽媽端上最後的濃湯後,大家坐著等我說些什麼,奇怪,為什麼大家的表情都這麼溫暖開心……!我平常真的這麼幸福嗎?
「凡大,是我很想去的地方,可是如果要去到那邊,我就要離開家……」我握著紅酒杯,吞了一口口水。

三個人都看著我,我感到很難為情。一口氣把葡萄酒喝得精光。

「榮思如果有看到可愛的妹子要跟姊姊說喔。」
「艾玫你想太多,榮思會專心在課業上的,我這樣覺得。」爸爸定定的看著我,我忍不住轉開視線。

為什麼這麼平凡的幸福這麼剛好就落在我的身上?
「媽,妳今天怎麼特別弄了這道微涼的竹筍沙拉?」我試著跟平常一樣開口,這道菜平常實在不會出現。我想轉移話題把不好意思遮掩的自然一點。
「無竹令人俗。多吃一點竹子的小孩吧,凡大那邊競爭會很辛苦喔。」

「啊,榮思一提我這才發現忘了他不能吃冰的!」媽媽的表情怎麼那麼懊惱。
「沒關係。我會把它們全部吃光光。」我說。

我會把幸福存的飽飽的。

p.s. 三個形容詞是網友點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