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女

雪里

長年冰封的屍體上沒有淚水
絕美的儀容還欠一件紅色披風

無論立起或者躺下都沒什麼差
我所鍾愛的冰雪女子
再也無法啟口的唇,印下的紋路將永遠成為迷宮的像素卡

敬我一杯檸檬水,意象跟所嚐都是嚇死人的髒
乾淨純潔皆以粗魯掩蓋
在無人的垃圾場
這才是誠實

上等的沙拉拼盤,馬鈴薯不在椅子上
下等的曖昧領讓,從眉間逃走到指尖的

信仰融化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