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葬

洪嘉寶

連抱著殘缺的身體哀悼的機會
也不給我嗎
我悔了
讓我從血液中取回那兩顆藥丸
活著
怎能只是為了活著

活著是不斷的
割捨
放下
離別
割下血淋淋的鮮肉
送給孕育者

我動彈不得
家具的鳴叫在耳畔低語
我卻寧願這是醫療儀器的尖叫
你問我安好否
安好
被鐐鏈鎖住的我
怎能不安好
心安否
我要如何回答你

我要抱著我殘缺的身體
親手剮出血肉
給你陪葬
這是我命裡
最安然的結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