阡陌

雪里

阡陌縱橫。看著火車上的月台逐漸遠去,斗大的站名字體與田野交錯出現,令人不禁覺得還真是緩慢呀,這前進的速度。

有些人逗著幾歲的娃大聲說話,有些人咳嗽,堪稱並不是想像中的完美或者浪漫,這旅行。
周棋洛壓低帽沿,輕輕的清了清喉嚨,打開一本有一定厚度的小說,只有在這種時候他才不想滑手機,很奇怪,不過他對交錯縱橫的互動,向來是比交錯縱橫的田間小路更感興趣,今天他是怎麼了呢?怎麼就不碰手機了呢?

疲憊。

儘管夕陽要下山了,車廂裡的人還是大聲喧嘩,冷氣好冷,他把外套往身上拉了一些,隔著走道另一邊的女子也打了個噴嚏,「啾!」的一聲很可愛。周棋洛雖然這麼想,並沒有表現出來。

而愣愣的看著對窗座位的夕陽的,是同一個女孩。周棋洛以為注意到夕色的,只他一人,「聽說越接近霞雲市,夕色會更好看。」女孩旁邊靠窗的座位,一個小不隆咚的裝大人語氣小孩子瞪著周棋洛說。「這個姊姊是我的,你不要覬覦她。」眼神彷彿這麼意味。

「太陽下山之後,山中田中的精怪會跑出來,對哥哥這麼兇幹嘛,到時候像哥哥這樣的男人才能保護你/妳喔。」古怪的小孩子,看不出來是男生還是女生,「哼」了一聲又轉頭盯著窗外看。說著這句話的周紛,開心的直盯著小孩子看,完全沒注意到周棋洛看著她的脖子後方散落的幾縷髮絲。

「有句話是說,太陽下山並不是長眠的開始,而是去溫暖另一個夢。」周紛坐正了扯直裙襬,轉過頭隔著走道對周棋洛說。
「夢這種說法太浪漫了,我並不是很喜歡,我覺得應該說是,死的生,生的又死吧。」周棋洛,想了想這麼說。

「哦,先生,那你覺得夢想終究會有結束的一天,在那之後又要萌發新的夢想嗎?」
「我姓周,別叫我先生,你可以叫我周棋洛。我開玩笑的。」周棋洛索性坦率的笑了一下。

「我……也姓周!」女孩其實並不姓周,但是她覺得可以跟陌生人討論夢想這種東西,很有意思並且,她覺得相隔著走道太遠了,可以以這種方式拉近彼此的距離。
「你說你開玩笑的是指你『叫做周棋洛』,還是你自己的論點?」

「夢想很浪漫當然很好,可是就像我們現在坐在火車上,夕色雖然很美,但是冷氣很冷、有人大聲說話,這些都是現實性的,必須在追著夢想的時候,一邊留意這些東西。」
「那周棋洛先生你難道就沒有夢想嗎?有的時候那種濾鏡,不會說、哎呀就是企圖美好的想法,難道滿心喜悅的試著去實現它,對你來說也是玩笑話嗎!」田百絃說到這裡,忍不住激動起來。

火車短暫的穿越隧道,車窗外的景色被黑暗替換,周棋洛指著,靜靜凝視著田百絃,他的意思都在指頭上了。

火車快速的穿越隧道,車窗外的夕色又與田野輝映,田百絃學他不客氣的再伸手指著,兩個人對峙的人忍不住笑了出來。

「看吧!周棋洛先生!」
「其實,我也姓田。」

附記:有些讀者可能不知道周棋洛是誰,是前陣子很熱門的戀愛向手機遊戲四大男主角之一。
那遊戲有總裁、教授、警察、跟大明星 4 位可戀愛的
男主角。
周棋洛是其中的大明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