虛擲

語凡

一壺水
就虛度一天
虛構的存活
心都走到抽搐了
時間猶在拉長路途
好想脫下鞋子
讓青苔一路荒蕪到眉睫

一杯酒
就微醺一次
虛構的笑容
讓詩踉蹌一路
無論淋下多少月光
乾涸的唇印
猶在逗點上燒燙

好想走上山巔
隨風飄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