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名、無名二

雪里

〈無名〉

耳光是驚喜的羞恥
愛撫是溫柔的誤會

道句再見吧,轉過身我也知道你正看著我的衣袖
青蘋果的滋味比甜麵包更加糾纏不休

連綿的灰色山影上有灰塵開出的花束
一朵一朵,在那之上有我的手不要的戒指花

謝謝你,這句話我也一樣無法說出口
瘋子的名字是風子,她要抵達白頭翁信潔的羽翅

再飛上呢喃的歌,露水的輝落

〈無名二〉

左右成敗的敘述者,心中總是升起無名的爐火

遙遠的那頭手中正握著詩
捏著旋律收進指尖裡頭,握手的時候就可以不被記住

盛夏的杯水與嚴冬的木屋,謝謝你,這是真心的一個躲溜
而高高飄揚的柳枝,摸不著才是最好的事

看見了只有我能看見的透明,所以其實也不是真的看見
你卻透明的令人神傷,令人看穿你說的喜歡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