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水渠

丁智逸

我在污水渠中
不幸地迷失了去向
從此
便好像一枝壞了的指針般
在鐘面上左搖右擺

我的身體失去了活動能力
只能任由老鼠吞噬我的雙眼
蒼蠅偷走我的雙耳
木蝨去叮我的心臟……

我的靈魂被曬成一塊薄薄的肉乾
任由別人踐踏、摧殘
我的知覺被晾乾
任由螞蟻和昆蟲撕去……

如今
我被吸吮得
只剩下了一滴血
但它
卻比污水
更顯得污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