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用腳丈量這片土地

葉子

離鄉,終得有個儀式
別井,需要放大鏡細察路上的點滴

是的,我要離開了
借來的時間,到了
歸還的時候,已經
沒有更多的,可以
蹉跎。影子靜靜凝視
月亮高高掛起。抵達異地
船的叫聲高亢,流水激昂
遠處有狗嗥叫。是催促,
還是挽留?

當身體摺疊成一聲哀吟
當秋風薄薄地吹拂
當白灰飛鋪天
危城終陷淪
而我,終將遠去
身體仍能與這城同朽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