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棲兩處悲

語凡(台灣)

一點光芒在隧道那頭閃爍
收音機那首“茫茫到深更”猛叫著
N年的來去 都忘了那是南 那是北
只知道隧道兩頭有兩座沒有期限的監獄在等待

進門一邊是叨絮 一邊是白眼
時間若挪錯 白晝頓成黑夜
“就這樣,我沒有她會做菜,不吃拉倒”
“說好”有陽光 靜默成月亮
日月是護身符也是唯一謹記的哲學

海邊夕照 山上嵐霧的獨自
不自覺來到裴多菲(Petőfi Sándor)
的哲學園地
「生命誠可貴 愛情價更高 若為自由故 兩者皆可拋」躍然眼前

海還是咆哮 山還是靜默
我的心卻依樣忐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