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害

夜在消瘦
一刻,一刻
勾勒人的倦容
未關的窗戶,老是吹進
遠方的硝屑
花瓶既倒
已沒有神明來倚靠

就這樣,讓每一句話語
都欠缺受詞
讓未說的真相
默默感染成對往生的愛
排著長隊,領受每天
派發的訃文,川流四溢
以最短的聲音告白
腳鐐上的死訊

睡著的,不會醒來
睡去的,卻睜開眼睛
路漫漫似沒有盡頭
然而,前方標誌著
無數折撓的
都是回望的終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