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德賽

鄭偉謙

在到達南太平洋的一個島之後
我整天閑在房里
我想再浪費時間
我已經三十一歲了
酒店房間的畫
像無處安家的飛鳥
睡在剪碎的貝殼
可能我有幻聽
那些人說日語及粗鄙的韓語
覓食的木蚤
那些對話簡直可以寫成一本書

之後
自助餐時間
有幾個人排隊等候
啤酒,火腿三文治及炸香蕉
救贖他們沉悶的世界
他們有禮貌地排隊
舀一杯水果酒

我打算在飲醉之後
在床上倦睡
跌落比更藍的夜晚中

我已經三十一歲了
更加願意在餐廳及房間中
虛耗時間
不像隔壁房間新婚夫婦
在海浪之前釀蜜
也不像另一間同性伴侶
享受著生命中出軌的快樂
再約定在明天清晨到
跳蚤市場製造歡快日子

三十一歲
我無所事事
假期
讓我身體消瘦
沒有月光的凌晨
我聽見門把的轉動聲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