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話

雪里

再現的那個窗格、那簾窗簾,是以毫不遜色倒影的景色艷染

臥的穩妥的小獅,哈欠的弧度是弓弦擊刺左羽的力氣
一個翻

倒杯茶水,謝謝與再見,曾是如此陌生的詞彙
如今卻比內衣還熟悉

捧著冰淇淋的手,幻想著冬天的透壓可以永遠保值
卻忽略了嘴角的細紋
根本因為微笑

喪失了能力、精神、喬裝,以及詼諧
再翻個身經過記憶中教室的走廊

眼光的窗簾依然拉的開
自己還有力氣,還有力氣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