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別

楊秀珍

第一次
你指尖的溫度凍傷了我
最後一眼肉眼可見的你
我直視你的靈魂

第二次
你的骨灰如漫天風沙
穿透我的骨血
我悲傷地宛如早已不存在世間

第三次
空氣沉靜地不可思議
3年後
是孝也好  不孝也好
我知道我該走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