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別感

雪里

「警戒!警戒!前方十公尺處出現蛛型怪物,請選擇要逃跑又或者是────」

關知道自己沒必要逃跑,這種中二的想像言論也只會出現在表弟的 game 裡。
但是這種淡淡的、淺淺的分別感是怎麼回事,明明只是,小學時一起玩角色遊戲的席侶跟自己一起站在同一條街道。

等著不同的高中校車。校車。
席侶應該沒有忘記小學的時候跟關曾經在走廊上衝撞歡笑、角色遊戲的時候席侶跟關曾經並肩作戰,是幾千幾百次的下課,下課後的時光也是同等的喜歡著對方。

關不知道席侶上了旦中,直到剛好今早看見席侶的制服,席侶大約也看見了關身上岳中的制服。
關等校車時站在席侶右方十公尺處,靠後。校車會從席侶的方向來,就是街道左邊,她看起來有點難為情,也有可能她的難為情完全是關的想像。旦中的校譽排在關讀的岳中很後面很後面,這或許是一件席侶會感到難為情的事,但誰又知道。

岳中跟旦中;關跟席侶。

關想跟席侶說聲嗨,可是有什麼阻止了她這麼做。關假裝沒有看見席侶,一起等公車的人總是朝街道的左邊席侶的方向望,席侶裝作沒有看到關。

成長就是這麼回事嗎?小學的光陰好像只是故事,一起在操場上寫畫著植物筆記的日子,席侶那個時候是多麼可愛善良,關的愛情使她嚮往著席侶,後來分班,蜜一般的席侶周圍多了些男孩子,關默默走進書本的紙頁森林。

旦中很多玩咖,關也只是聽說;岳中的英文班是聰明傢伙們的集散地,席侶也只是聽說。

兩個女孩子默默等著校車,淡淡的分別感,就算關並不驕傲,席侶微妙的心情她也沒有遲鈍到忽略過去。

這種時候不見了的到底是什麼東西,好像失去了什麼,多了些什麼,關不確定多出來的那什麼,小時候的自己有沒有開過口跟際遇之主宰要。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