冬青之夜

雪里

────冬青會,是由童年沒收到耶誕禮物,對耶誕老人失望無比的人,共同成立的環球怪盜組織。

為了消滅耶誕禮物的傳統,組織成員會在耶誕夜,盜走家家戶戶的禮物,並且留下耶誕老人不存在的卡片。────

「說是這麼說啦,不過警察小姐妳也不相信這個對吧。」
「對吧」之後的語氣是收斂的,一片沉默,並不是懷抱著疑問的質疑,雖說不強烈認可是理所當然,但如此斬釘截鐵的口氣,彷彿硬逼著圓遠回應著「是,所以我們一定盡力為府上的孩子們準備備用禮物」,神山圓遠嘆了口氣。

「每年耶誕節都是小聖的生日,只有小聖的禮物不會被偷走,他的哥哥姊姊都氣呼呼的,警察小姐您說今年該怎麼辦?」寬敞的木造警局裡如同花園一般,獨屬南方的植物悄然滋長,藤蔓攀握住薔薇造型的吊燈柄,鮮妍的靛藍色小朵密花兒在距離地板不到二十公分的角落盛放。

油燈一晃一晃。

婦人緊皺眉頭,看著神山圓遠也凝著眉在公文紙上書寫什麼,婦人很想大嗆一番,但是圓遠的姿態太過認真,圓遠把鋼筆的蓋子蓋起來,抓著筆在桌上叩叩響,彷彿決定了什麼一般撕下公文紙,交給婦人,婦人低頭一看發現紙上寫著「別說出去,今年府上的怪盜似乎是我的摯友,我來為您進行條件交換。」

翱翔夜空的滋味只有在萬星萬燈輝亮的時候格外氣氛。赤坂奏從組織裡配給的斗篷發下來時就感到手中握有習習的灰雨。她練習了好幾次跳躍,撲下,飄盪的風呼呼的湊近耳邊奪走溫度,雖然南半球的聖誕節天氣總是開朗明亮。昨天看到了一件很適合圓遠的杏色禮服,要完成耶誕節的任務才能掙到錢。嘻皮笑臉的自己其實很厲害,逗著圓遠玩、對她撒嬌的日子總有直面結束的一天,耶誕快樂。警察要抓怪盜。

「噯,我說妳呀,腦筋靈光不靈光,只留下小聖的禮物,妳猜猜小聖會有什麼心情?」 12 月 13 日,因為不是星期五,所以圓遠找上小奏一起穿著動能輪鞋在兩旁種滿銀冷杉的平坦廣場一起練速度,圓遠的動能輪鞋是小奏偷偷跟另位怪盜商量借她玩的。「小孩子有兩種,盛放善良跟潑濺本能,小聖想必是──恨不得把自己收到的耶誕禮物藏起來,不要讓哥哥姊姊發現吧。」說著小奏順了順大腿的長褲皺褶,修長雙腿的她又一蹬一滑,跟上了前方的圓遠。

神山圓遠皺著眉頭,回頭看了小奏,她想練出動能輪鞋最大值的速度,卻無法管著自己因際遇而對孩子同情的那樣心情,「妳們怪盜心裡的想法都這麼單純嗎?小聖當然想要自己的禮物被留下來,可是如果哥哥姊姊都只能跟自己一起玩自己的禮物,折舊率跟專屬自己的那份心情,多少會被直減吧。」

溫暖的料理香味自廣場後方逐漸滾浪而至,但奏跟圓遠越溜越遠,圓遠的動作俐落而美麗,奏幾乎趕不上,但跟著圓遠越練,好像夜更凜然了,自己,更沉默了。

「小奏姊姊,這朵聖誕紅跟妳的鞋子有著一樣的顏色耶!」議論的主角小聖從後方端著兩杯紙杯裝著的熱馬鈴薯濃湯慢慢走過來,小聖的臉肉肉圓圓的,頭髮卻很細很順很潤亮,髮絲散落在頸後,鈕扣在脖子下方扣著,繫有一個藍青色的格紋蝴蝶結。圓遠聽見有孩子呼喚小奏,轉身,正被奏看著,兩人眼光對上了,雖然有些後悔,還是大方地以輪鞋畫個圓停住。「哦!警察姊姊也在!警察姊姊我要跟妳說哥哥剛剛欺負我!」小聖一臉告狀的得意表情,「還是個孩子」,不約而同的奏跟圓遠都有著同樣的想法,奏要低下頭跟小聖說話的時候瞥到圓遠很認真的表情,想著自己必須理解這個孩子,「到了耶誕節的時候,哥哥可能就會換被冬青會的怪盜哥哥姊姊欺負了,那個時候他就能懂妳的心情了。」

「那誰來欺負怪盜哥哥姊姊?」小聖像是發現了波紋的水痕,一圈一圈的向外問。

「當然是警察姊姊阿!」圓遠難得露出稚氣的笑容,摸摸小聖的頭,自己發現自己方才的態度應該讓奏感到受傷了,這麼說的同時在小不隆咚的小聖頭上對奏露出一個明白自己話語雙關歉意的微笑,小奏已經不想管眾人眼光,穿著輪鞋仰頭轉了一圈又一圈,慢慢地越來越大圈,停下動作任著離心力帶領自己────

「欺負是個很嚴重的詞呢。」奏這麼說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