傾城

夏子傑

秋夜,禪坐之心不定
隨風,再定已無法安靜
煮起酒,又撥弄了絃
琴音裊裊,漫漫竹林,無言

我又在阿賴耶識
汲汲探尋,你的故事
那個我曾遊歷江南
邂逅的青樓女子
你是否,還記得我們對唱的曲子

即便歷史成章,江山成畫
你依舊是我
洗不盡紅塵記憶的,傾城

1 則留言

  1. 這首詩通俗地解釋就是「我想起一個傾城的青樓女子」。但經過詩人的修飾,「我」,不是普通的的我,而是修佛之人,使詩產生了更多的解讀,更豐富的感情。一個佛徒放不下紅塵的一個女子,他的修練又是否失敗呢?一個修佛都放不下的女子又是多麼傾國傾城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