伶女

穆敐

初醒於
汗露滑附於額角之晨

翻開被褥這道鎖
掩埋曾存在
躍躍跳動的心跳

堆不起來的笑
讓整張臉一刻刻崩壞
好似已然與時飛載
蒼而衰頹

拉張木櫈
倚著白牆

將霧氣吹至窗鏡
用指尖恣意刻上
唇如彎月的笑臉
就當替我笑著

觸碰不到的溫度
隔絕了每個
謙稱與世無爭的邊緣份子

凝視外頭的落雨
自窗上緩爬而下
洗淨 洶湧著的憂鬱

看著牆上的時鐘
頓止在窗外的繁鬧
慢雨落未止
時卻已過辰

輕輕舉起笑容
配合著臨春
再次上妝 應有的淡顏

用自己一文不值的一切
換別人一束的花綻

原來合群 只為躲藏
一道道透裂心牆的
異樣眼光

彼時停的再久
再沉重
也拖不住外頭
更替著天干地支

隨塵埃絮絮飄浮
如果可以選擇

能不能 就當
今天還未醒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