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

高潤清

這不是一首詩
在自囚的夢魘裡
夜雨總有寫不盡的哀嘆
春雷轟來冷峭
滴答的絕句
深鎖
地球村

櫻花怒放得麻木
小酌歡聚如此遙遠
天藍很是寂寥
一首孤獨的詞填入
盡是陌生的驚慌

暴走的鄉愁
搶了歸路
原來地球並不廣袤
竄升的冠冕阻隔了愛

多少魂魄遠去
嗅不著火藥
卻已墜落奈何橋

三月的訊息都是斷裂的詩

民國109年4月6日寫於環西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