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念队友

雨中陽光

—Hi, 享利

“好久没有联络,
再联络,
已经没办法
再联络。”

#
你的浮影,
现在,
像冬天的雨霧,
積鬱而不下雨,
湿湿冷冷,
吹之不散。

打开脸书,
朋友们祝你,
生日快樂!
继续享受足球:
「在另一个世界。」

才知道,
折断,静得没声。#

#
你临走時想了什么?
有我们一起踢球的時光嗎?
像我現在?

我记得你每一次直线传中
刚巧到达我施射的位置,
而作为守门员,
你奋不顧身地扑救了,
每一次的危险。

当時对你的勇敢,
只懂惊讶。
队友间很多磨擦,
你都能,笑笑如海。

想來,
当時,你对身体,
已经有了,
清晰的领悟。

直线球已传给了,
读完大学的儿子了吧!
可惜,
这次却扑救不了……#

#
队長,
冬天的天空,
一片灰白,
它,静得没声。#

雨中陽光
2019.01.15

昨夜我睡在我父母的房子裡

楊冰峰

昨夜我睡在我父母的房子裡,
我母親拖著比我印象中更大的影子,
像一塊岩石。
我記得父親的一切,年輕時的咆哮,
像風暴一樣收割過大地,
而今他露出潔白的牙齒,
問我的生活是否如前朝一樣辛酸。

昨夜我睡在我年輕時的房間裡,
燠熱的空氣充斥著尿酸味。
一隻蚊子在我的耳朵上鳴放,
我掌摑自己為了向蚊子證明,
瘋子有多可怕。
沉寂的夜裡我揮動雙臂,
努力抓住夜晚沉重的時間。

昨晚我在我父母的房子裡徹夜未眠,
母親抱怨父親的鼾聲掩蓋了蚊子的蜂鳴,
她眼睛看到牆上的一個個小黑點,
像一群狡黠的吸血鬼。
我裸露着身體,
悄無聲息地躺着,
像一具發熱發臭的屍體。

2019/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