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行:詩人們

耘乙

《雪萊將會海葬的地點》

後來,拜倫等友好,悲傷圍攏過來
給覆舟的遺體,塗抹乳香
以希臘的古禮來行火祭。灑把鹽,那火就旺了
之前,我輕拂書上的微塵
開始默讀,渲染的文字從《十四行:無題》
細算起來,《斷章》不斷
卻神蘊驚聞《阿多涅斯》,為悼念濟慈
眾心已抵達一場預言
造船時忍不住告知:雪萊將會海葬的地點
這時人間,傳來好幾聲,水鳥的鳴囀
迴響著滴答,滴答,滴答
樹木暫停下了年輪,正讓時光倒流
在一八二二年七月八日
從斯貝齊亞海灣回家途中

《但丁的人神共識一籖各表》

在佛羅倫薩的河邊遊過,一對中國鴛鴦
我邊嚐薄餅,邊邀你通觀《登幽州臺歌》
餐罷,送來籖語餅
在廊橋上,你我看談三界
天國,背後流傳,思戀祗一個貝雅特麗斯
煉獄,哪遺留的夢魘,淪落到處貨幣戰爭
人間,隨時,轉化為一門宿命的藝術
你突然問我,可知文藝復興的馬賽克
我知你正在開拓,現代的意大利語
再也不拘泥,一度於感測籖語
而在乎解讀:你,但丁的人神共識一籖各表
剛想轉回話題;你又為我添斟,半盃紅酒
看罷三幕歌劇《圖蘭朶》,行到另一場晩雪
但丁給野花,繞上圍巾一圈

《泰戈爾問我借簑衣》

我並不怎抱怨過黑夜
因為一趟靈感,撇在蒼凉的神殿外
當時我,正在修讀《吉檀迦利》(獻詩)
你滿頭銀髮,帶來加爾各答的新月
與我同登高臺,你說飛鳥
我轉而古稱,鳯凰
一九二四年的回憶,就留在《中國的談話》
遠從東方的航曲,你讚揚:
古老的神州和年輕的俄羅斯
經過敦煌,你認出飛天舞,有點眼熟
托缽二鍋頭,飲著,你嗟故鄉多假酒
而我想你把恆河沙,來換我的長江霧
於是,泰戈爾問我借簑衣,說明:
倒不如先行渡江,慢慢來,看個水源究竟

《翻閱李白的推文》

早上,翻閱李白的推文
輕噓舊胎輪,二手老車豈能熬到長安
若然輕騎出蜀,馬糞沿途,太不環保
不過一到達金市東時,則風氣盛行
高適、杜甫等一大幫,銀鞍白馬,爭相纒頭
不也可保五陵少年的顏值
於胡姬酒吧,泡泡洋妞、喝喝洋酒
十五二十,炒高詩價
酒令中途,還數度凍飲,王老吉凉茶
降降温,太刺激了
一旦崩盤!唯有徒步遠走夜郎
讀到這裹,我隨手關機
跨境而往邊陲碎葉城
會面李白幼時,操著藩語,向我竪起中指

《有一個漂泊的公眾號》

我有一個漂泊的公眾號
每次打開,一陣陣的電子菸味
以及一卷卷贈閱的佛經
收過,一撮冒雪寄來的剪報
我也是一個九十後詩人
冷捧六朝怪談,零寫禪詩
倒接嘻哈(音樂),轉譯十四行詩
曾在網上束髻七日,叩讀漫畫《道德經》
隨便更換,自己飛翔的郵箱
一次,蹲坐在二零四六的編號下
比雁群更懂養生,許是翅膀太凝重吧
雖然我食在鴨脷洲,來串魚肉燒賣
區區一抹秋意,凉風裏
偶然泛起了,銅鑼灣到鰂魚涌的鄉愁

2019-3-3。硅谷

尋思

穆敐

假如明天依舊來臨
是什麼樣的喜怒
有什麼分別

明天依舊來臨
吹著怎麼樣的風
怎麼樣才能體悟

依舊來臨
如何的勇氣
能讓你乘在浪尖上
沒有盡頭
也不回頭

來臨
這麼多的疑問
只有你才知道答案
我的天際懸著一顆星如你
綻放著真摯的笑
不曾搖墜

假如明天依舊來臨
已無所謂

擅長

雪里

就這麼仰望天空。

景弦只是在平常早已走習慣的回家路上走著,便察覺內心有了一些變化。
如果不是因為最近年級間逐漸令人忐忑的選組問題,也許自己還可以很無憂無慮吧。

大家都說選理組好。捧得火熱、說的好聽。景弦默默的在教室後方看著講台上的學長姐談論,她所崇仰的珊忒學姐也是理組的。
珊忒學姊並不像漫畫中會出現的開朗大方、領導型學姊那樣令人崇拜。相反的,她是以沉穩的氣質、溫暖的內心,跟淵博的學識令她敬佩。

景弦喜歡在放學後,跟幾個女學伴一起找珊忒學姐跟古黥學長討論數學。古黥學長,珊忒學姐的男朋友。
兩個人都是冬天型的人,景弦想著他們,在心中暫時安的形容詞。自己的數學很弱,數學從來就讓她頭疼,可是心中既怨又愛。「沒有什麼比有價值的挑戰更令人振奮的了!」喜歡的小說角色中的一句話。雖然總是解不出來大部分的題目,但那少部分的習題若是解開了,她便瞬間能理解這角色的心情。

但接連的挫敗感。

一年級下學期,數學進入新的章節。景弦找珊忒學姐跟古黥學長的次數也越來越多。角色的話語不再能支撐她,面臨數學,新的話語是學姐的聖言:「如果在一個部分糾結太久,那這個部分就不是好的部分。」
就著這句話,景弦又努力了一陣子,「可是文啊理啊的,不也曾讓學姐糾結嗎?」她盡量壓抑著不去這麼想。

有一天無意間,景弦聽見古黥學長跟珊忒學姐閒聊,「小景面對數學的方式,我一直很喜歡。」「是阿,她雖然很掙扎,可是還是不願放棄一切的可能性。」「那妳說她該到文組還是理組?」「這個嘛……」景弦聽到這邊,忍不住心中一怕,從他們兩人待的地方後面跑開。

「我既不擅長文字,唯一羨慕的也只有喜歡數學的珊忒學姐。」景弦在平常早已走習慣的回家路上走著,察覺內心有了一些變化。
「也許我還是────」。

明信片

之城


不便攜帶手信
這成了
唯一答應送你的
一片

揭過背後
筆墨順流而下
化成流泉
撫過
輾轉無眠的漫夜
停不下
追逐著風的追逐

繫上這遠行的淡香
流向墨綠 矗立著的小箱
裏在 那熾烈跳動 所指之處
卻始終
裏在 那侷促跳動 所向之處

當時光被我喊停
倒懸在
花瓣海洋中
散落一片片

星晨花 第十四章

葉翹楓年幼時很喜歡雨天。
母親告訴他雨水落在山川河谷,潤澤大地;各種小動物、大樹小草花兒得以生長,令世界變得多姿多彩。雨後,父親會抱着他看落在花瓣、樹葉的雨點,生命的奧秘彷彿展現眼前,如此簡單,卻又如此奇妙。
但漸漸,他討厭下雨。
他多次在淅瀝雨聲中聽見妹妹抱怨,抬頭卻空無一人。後來,他不再聽見妹妹的聲音,卻發現雨水總愛散播寂寞,滴答雨聲像低訴她的委屈與徬徨。

往事湧現,葉翹楓趁雨勢稍停,叼煙踱步到湖邊。

他記起那年雨季,父親跟一位久未聯絡的朋友見面後,對窗發呆,然後揮筆寫道:
風吹楊柳,柳身隨風擺,半點不由己;
雨入鏡湖,湖水任雨打,七分非己願。
寫畢,父親轉身彎腰問他:「翹楓,你明白嗎?」那時他根本不知道要明白什麼,所以只是搖搖頭,茫然抬頭看着父親。
葉崇天沒有解釋,只是摸摸他的頭,無聲歎氣。

他不再喜歡雨天,也不會再次撐傘跟在父母身後,故意踏進水窪,快樂地讓雨水濺到水靴。
「這種天氣,你竟不帶傘?」
冰冷的水點終於不再滴在頭上。葉翹楓摸摸頭髮,回頭,看見秦天恩撐着天藍色的雨傘,歪着頭靜靜看着他。
「天恩。」他不喜歡雨天,但喜歡在雨季出生的她。露出笑容,指指頭上茂盛的樹冠,「大樹好擋雨。」
秦天恩皺眉,看着被困雨幕,衣衫略濕,像個迷路小孩的葉翹楓。「這麼大雨,別出去吧?」
「怎麼可以?」葉翹楓笑笑,接過秦天恩的傘。「今天可是特別的日子。」
心中突然泛起不安,明顯得叫她難以忽略。「去哪?」看向天空,厚厚的烏雲低低壓着,那壓逼是真實的。
眼裏閃過一絲狡黠,故意壓下聲音說:「分享一個秘密。」

天空越發哭得厲害,淚水一滴一滴打在傘上,亂人心弦。
長長的架空鐵橋在密密麻麻的雨中仰躺。朦朧間,百煉鋼將被淚水瓦解,化為繞指柔。
一雙戀人在鐵橋中央漫步,身邊偶有汽車經過;雨水飛濺,為召喚神靈翩翩起舞。
「你的外衣濕透了。」葉翹楓半個人在傘外,秦天恩卻安然在傘下,沒怎麼被雨水沾濕。
葉翹楓抖落風衣上的水點,問:「哪有?」
秦天恩靠向他,推推他微涼的手,讓二人躲在雨傘的庇佑。「我們該帶大點的傘。」
葉翹楓點頭笑道:「好啊!從此以後,我們一起……」倏然止住說話,收起調侃的笑容,眼神直射向疾駛而來的電單車。雨傘墮地,葉翹楓迅速把秦天恩擁入懷。一陣灼熱略過耳際,身旁的欄杆發出金屬碰撞的聲音。以身體掩護秦天恩,拉着她的手在滂沱大雨中奔跑,僥倖再逃過兩顆子彈。

沒有盡頭的長橋上,奪命的電單車進一步駛近,跑得再快,也逃不過死神的坐騎和他的手槍。葉翹楓回頭看向滿臉雨水的秦天恩,再一次緊緊抱着她,在她耳邊問:「天恩,你相信來世嗎?」
「別瘋了,快跑!」掙脫他的懷抱拉他繼續跑,但他的腿如鑲在地上,沒移動半分。
身後雷聲轟轟,秦天恩焦躁地道:「我不要來世!」
了然般點頭,掛上不羈的笑容,迅速摟住秦天恩,令她動彈不得。「天恩,再見!」
風馳電掣的疾駛掩蓋不了上膛的聲音,葉翹楓回頭,看見戴着頭盔的鐵騎士舉槍,瞄準,發射,俐落地收起手槍離去。急唸出車牌,一口鮮血溢出唇角,來不及滑下就被雨水沖淡。
「葉翹楓!」趕緊抱住倒下的人,但卻雙雙跌坐地上。葉翹楓的身體如斷線風箏,頹然倒在秦天恩身上。
「咳!咳!」更多鮮血自嘴角流出,呼吸越發急促,無力的手卻安撫似的撫着秦天恩濕透的髮絲。
輕輕推開他,穩住他的身體,鮮紅的液體繼續湧出,在他蒼白的臉上更見突兀。視線模糊了,心跳紊亂了。抹去他嘴角的血絲,直視他的眼睛,抑制聲音的顫抖,一字一頓道:「不,准,你,死!」
竭力牽起嘴角,扯出一抹笑容,軟軟伏在秦天恩肩上,在她耳邊呼氣道:「我,答應你……」

蒼穹仍在哭泣。
那真真切切的哭聲與呼喚,卻是誰的?

艾炙

之城

把艾草安放於彈殼
中空的捲條
被 填充滿滿
蠕動般伸縮向那一芥火種
沐浴於霎那星火
從此走廊上香火瀰漫
為國王穿上了新衣

手心握著 艾條邊上的綠色圖騰
上頭印繪了你的嗅覺
毫不察覺煙頭熏著了皮膚
讓
光滑表面溢出了汁
探入閉塞的血脈
在瘀血間蒸起雲霞
直墜滴熄了圖騰上 深紮的病根

稍微擦槍 著火
狠下心 向那心圖燙一下
灰燼在七孔內裡鑽出
滯留在半空中 不再散去
煙霧隨意繫起了絲帶
緊牢著闃暗中的 冉冉花香

艾草性溫
味苦,辛
是順遠古流下的精髓
回陽

自行施灸
今日營業中

週記簿

鄭竣禧


今天是我患抑鬱症以來第八個年廿八。數月前,臨床心理學家提醒我要感謝曾經扶持我的人,於是我今天覆診時,給她看我唸中四時寫的週記簿。

接受輔導後,我往醫院前的花園賞花。遍樹梅花在春雨洗滌後,綻放清新高潔﹔我找一張長椅坐下,在純白春色中翻開週記簿,重閱梅翠琼老師的話﹕

「『律己要嚴,待人要寬』,儘管爸爸有千個不是,他仍是你的爸爸,這血緣關係是不可改變的,嘗試體諒爸爸的病況。」

「『眾人皆醉我獨醒』,無需因家庭狀況而尷尬,你絕對可以抬起頭﹗」

「『我們之所以堅強,是為了把勇氣分給那些守護我們的人』,嘗試將媽媽的愛化作力量,去關心每位愛你的人。」

驀地,我眼泛淚光。紙張泛黃,但字句宛若紅酒,愈讀愈醇。倘若沒有梅老師的教導,也許我早已擁抱絕望。

忽然,手機傳來俊雄的WhatsApp錄音﹕「新年假前有空相聚嗎﹖『來年你共我或會長得更高,然而這段歲月青春不老』。」自中四那年起,他就不時唱《十八相送》。長大後,我才明白他從前憑歌寄意,說無論我十八歲、廿八歲、三十八歲,他也伴我同行。聽著這首歌,思海飄洋到九年前的母校……


九年前的年廿八,我遲到了,午飯後被罰在一樓禮堂前作文。

看著同學們在球場上揮灑汗水﹔聽著從有蓋操場傳來的鋼琴聲,我倍覺孤寂。

突然,校園電台傳來廣播﹕「以下這首《十八相送》,由4B班黃俊雄點唱給鄭家賢……」

俊雄剛才不是罵我經常遲到嗎﹖他抱怨又送歌給我﹖我雖感動,但聽到「讓我歡送十八,整個十八,寫進日記簿」時,不禁皺眉。我未畢業,更未滿十八歲,他歡送我什麼呢﹖

想著想著,忽見梅老師從樓梯步下。我曾承諾她不再遲到,結果我失信了。我尷尬得垂下頭,裝作看不見她。

梅老師徐徐步近。她愈走近,我就愈緊張,字寫得愈快。

「咚咚﹗」梅老師敲了敲桌子,我抬起頭,只見她微笑道﹕「下課後一起談談,好嗎﹖」


下課後,梅老師和我坐在禮堂外的圓桌前。微風吹拂,她的長髮輕飄柔舞,清秀的娃娃臉在陽光照耀下別具文青氣質。即使她教了整天書,雙眼仍圓大清澈﹔我則目光呆滯。

「昨晚睡得不好嗎﹖」梅老師問。
「爸爸又發瘋,我怎會睡得好﹗」
「他打你媽媽﹖」
「他最近沒打人。」
「既然爸爸態度改善了,你就體諒他吧。」
「怎樣體諒也有限度啊﹗他整晚掟杯掟碟﹔今天年廿八,我回家後竟然要清理碎片﹗」我激動得緊握拳頭。的確,自從爸爸自殺獲救後,他不再對媽媽拳打腳踢。然而,每當他失控,我也徹夜無眠,翌日上學遲到。今早,我更缺席中文小測。
「你媽媽今早致電我﹔我明白你的難處。放心,我會安排你補測。」
「她真多事﹗」我歪嘴。
「媽媽很疼愛你,她不想你被誤解才聯絡我。」

我知道媽媽愛我,可是我不願家醜外傳。所以,她在家長日向梅老師透露家境後,我便向媽媽抱怨。但梅老師的關心鼓勵,讓我漸漸放下自尊、打開心窗。驀地,我想起梅老師在週記簿上的話﹕「媽媽承受的壓力非常沉重,對於她為你做的一切要衷心感謝啊﹗」

我平復心情,深吸一口氣說﹕「其實,我一直感謝媽媽的付出,我希望將來能照顧她。」
「那麼你要努力讀書﹗」
「嗯,我會每天溫習,將勤補拙。」
「你看,你現在積極很多。其實,當我們擁有要守護的對象,就自然堅強起來。」梅老師拍了拍我肩膀。
「除了媽媽,我也謝謝老師守護。」說時,我臉頰發紅。
「守護學生是老師的本份嘛﹗日後你在功課上有疑難,可隨時請教我。啊,講起功課,你的作文全班最高分,我打算用那篇文章代表學校參加徵文比賽﹗」
「《青春不老》﹖」
「是啊,想不到你寫得這麼正面﹗文中那句『我們之所以堅強,是為了把勇氣分給那些守護我們的人』,不是我常跟你說的話麼﹖」梅老師再次輕拍我肩。


與梅老師道別後,我步向校門。

「啪」一聲,俊雄從我身後用力拍我兩肩﹗

「五時了,你還未走﹖」我問俊雄。
「我有哪天不等你一起下課呢﹖但若然你遲到太多次而留班,甚至成績太差而被踢出校,我就等不到你哦﹗」
「你剛才點那首歌『歡送』我,是要咒我被踢出校嗎﹖」我語帶不爽。
「傻瓜﹗我藉那首歌說我會陪伴你。新年假後,我每天陪你去自修室,你成績進步了,就不會被踢出校。其實你作文有天分,只是要改善答題技巧。」
「三天夠啦﹗」
「三天就三天﹗『來年你共我或會長得更高,然而這段歲月青春不老』。」

聽著這首歌,我明白為何我會將《青春不老》寫得正面了。


合上週記簿。

驀然回首,當年新年假後,俊雄陪伴我溫習,我的學業成績突飛猛進。可是,升讀中五後,我竟遺傳爸爸的情緒病﹗我鬱鬱寡歡,以淚洗面。自此,我邊治療邊求學﹔期間父母離婚、母子流離失所、父親病逝、母親入院……抑鬱──恍如暴雨灑向我的青蔥歲月﹔然而,我的青春也如雨後春梅。每當壓力大得我喘不過氣時,我就翻看週記簿。在週記簿的陪伴下,我重考文憑試,升讀副學士,然後走過學士生涯。

一朵梅花從樹上飄落在週記簿上。我把回憶放進背囊,然後起程回家。如今,歸家路上再沒有俊雄相伴。感恩的是,那句「來年你共我或會長得更高,然而這段歲月青春不老」,仍然從手機傳來。

橋咀

幽永

怎麼
去過又去過的地方
不生厭
走一條連島的海路
是潮汐的時候
我們選擇的路

初時
是乾涸熾熱的沙
我們忍受刺痛前往
踏尖石而行

後來踩進海水
浸透雙腳
暫緩痛楚
受苦是必需品

走得最辛苦的
大概就只有今天
直至
上了岸
海水被曬乾
在腳上
成一片鹽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