〇一〇一

耘乙

越來而越大,太陽耀斑的機率
朝向地球,僅僅十八小時就到達
閃,光,閃光現象
所釋放的能量,終斷⋯⋯了
風暴過後,是為未名的元年
暫時代號:〇一〇一
數位共和經歷了
前世記憶與今生解碼的進化史
智商基因的編列重整,無限號召著
但丁感測、莊周轉折、釋迦邊際⋯⋯
禪趣跟詩哲的複合螺旋,緊宻調硏
觀察在一枚的植入芯片
沿綫移動,一批批的工具詩人

一個個的行動詩社,在結緣
詩人善飲,都因捧一盞酒而紅了
先找准時機,跟對風月
揖讓而升,下而飲
你做初一,而今生態圈,我造十五
在管控的邏輯中央
既可在濠梁,侃侃而談魚,各擅各辯
還能預報,航拍飛行器墜機
在翻牆踰越的地點
難怪,雨天訪友不遇

原罪和原慾,網絡上交叉瘋傳
當下載一首辭廟的絶唱
一大堆善謔的意境,竟然綑綁在一起
漂泊的病毒,流傳天國、煉獄、人間
吹哨的聚落起哄,吟詩的難民落跑
藉由葬花的參數,多調高兩度的嗚咽
轉經一路夢蝶模組,還魂一番
再瞧瞧位元組序
精準定位,下一個文學的前置作業
玄學佈建,量子糾纏
慧學合成,人工智能

詩壇電競,於陽關大道的逍遙遊園
廣邀網紅族群;粉墨登場
身披一簑白羽,從天而降
揚灑綵帶和虹光,比比仙氣
一邊唱詩,浪漫呵較較書卷味
一邊蹈霧,瀰漫中更迷離
接傳騷動的賦鳴
眩惑又夢幻,瞑想之路上
攜手夢娜麗莎走進《清明上河圖》
文藝復興,明日大嶼
薄天之下,率土之濱
都用上全息投影:曲水流觴
從何而來,迴光反照,從何而往

祗剩,閃光
另一波的太陽耀斑
方可熔斷,遺言裏,體內的芯片

2019-2-12。硅谷

清晰

幽永

時間, 帶我們行走 –20181127


海口
有一團煙霧
一堆人說話
每一個眼神
晦暗地把你擱下
而你閃身躲避

– 不自覺地
你從自己的中心走遠
直至 後來者
傾於 追隨你踉蹌的 腳步
卻追不上

直至無力的筆
將我寫成短暫的泡沫
在此刻鋥亮而剔透
誰能透徹地看穿
恬淡的言語
都是瑰麗的 冰雹上
最漫妙 最真實的溫度

– 泡沫
我們在裡面行走
在有時限的裡面行走…
數日
一年
留待時間追尋
我們會被描摹
被告白
會被雕刻成貝殼
被海水囤積
在海的中央

閃瞬間
海鷗帶來書信
海上的族群會為此鋪張
設一席豐盛的晚燕
請莞爾一會
目光和面貌
都在散發光芒
如鹽巴撒在海平面上折射
始終在刺目
而又
清晰
在彼此親疏之間

請試著
將時間清空
把未編纂成的心結牢封
好讓距離 淨化
歸零

我們的
不清不楚
讓海水明白

賦別

小害

一室花香
豢養了你遺留的標本
是蝴蝶的屍骸
那丁點
脆弱的美麗
沒意願再次飛了
如夢裡一塊漂白的壁板
釘在上面,才驚覺
枯乾得
曾是我們
完整的時間

在入夢後喚醒我

幽永

衣襟上
依然存有你的餘溫
同在一張沙發上睜眼
各自
翻閱舊雜誌
播放一半首
陳舊的 安魂曲
那之後
我會
捨得睡眠
/
在將要離開的晚上
我不敢停留半秒
至少
不會因此感到詫異
並開始 習慣在
現實中昏睡
到夢裡
清醒開來
/
夢的另一端你總透白
宛如千束雪花落地
歷歷在我目光當前溶化
封裹不住的胸襟
成為我的溫床
那之後
我只想停靠
/
假如
送走了的清晨
不會回來
就請你記得忘記
在我入夢時
喚醒我

是一個沒有影子的世界

雪里

「酸葡萄不能成為紅酒」那時聽見你這樣說
完美的舉止下,有的是一顆怎樣洗鍊的心

窮到買不起火柴的這件事,我要告訴小女孩
會為我哭泣嗎?還是為自己哭泣?

世間的人們走在光之上,是一個沒有影子的世界
大力的劃破空氣,射出眼睛也看不見的箭
我們正與惡意並肩

腳下的花被踩扁了,就摸摸拍拍它
即使自己依然狠下心來大步行走

「我醉了」這麼說的我其實只是希望你不要發現我

飲了你的杯

乾花

和子

一斜枯枝
數朵乾蕾
一枝風乾的花
將它的花容凝固在
微放時

盛放的花兒總有期限
乾枯的花枝卻可永恆
它將生命鎖定在
枯死的那一刻

就像一棵
被砍斷的樹
一旦製成紙書
就成了永不枯萎的
長青藤

夢裡

哲一

興許,夢未完全碎掉。
千百場幻境相繼,只消一切默然正酣,
低眉頷首,避過本來的迴響。

無際無底,已是可以抖顫的理由。
原諒拳頭不長眼睛,涓滴不嫌杪小,
原諒誤植的情感至死沒有認知。
都會遇上一場結局,所在也昧沒荒老,
安然滌清,啞然地洗去。

不過是留念和積怨。舒一口氣
像淡淡一回天風,不再急疾如斯,
度過適宜惺忪來去的光景,度過待淹的水土,
或扎根而生,或散渙而終 ……

十四行兩首

陳德錦

#9

我變得像個可憐的懺悔者
跟隨你走上暗淡無光的樓閣
你拿出聖訓,讀來叫我嘆嗟
你的眼睛比文字更顯清澈
髮柔如絲,話語如酒如蜜
澆灌我與生俱來蕪穢的心田
但我耳如蠟封,走下同一道樓梯
走到陽光也追不及的界線
緊迫的空氣醇醪一樣使我鬆弛
街上的遊蕩者也洋溢滿足之情
如受聖訓,那麼我寧可忘記
你烏亮的髮絲使我如見神明
你是預言家,我早成無國之君
我以背棄贖得自由的身分

#10

那些年月我愛在庭台閒步
抓一把陽光揉成一個紙團
卻見你在對窗,似是低頭看書
你我相隔的距離不近也不遠
多年後那陽光的紙團已無法攤平
一切顯得陌生,桌上的文字
牆上的畫,窗外的風聲,雨聲
活在人群裡是為了換取親密關係?
我與你隔窗相對,你低頭閱讀
不可能走入你的世界,聽你閒話
學習你編織或家政的專注
當你抬頭時我閃身走入暗角
慶幸沒有呼叫,打擾你,還害怕
因我,叫你感到一絲存在的可惱

種子樹書

和子

一顆種子
從樹上掉下,跌落泥土裏
在黑暗與擠壓中找到
突破的方向
生命破土而出
喝著風雨陽光長大

一棵大樹
任伐木者砍倒
粉身碎骨化為白紙
印上人的悲歡智愚
成為書架上的長青樹
在人的共鳴和熱淚中永生

它本已死亡
卻獲得新生
它本無天分
卻是天才思想的居所
它本為木心
卻與靈性生命共呼吸

它本是草木之軀
卻藴藏最剔透的靈魂
它本是有限的厚度
卻承載最悠長的文化歷史
每一張紙都壓進樹木的機遇和命運
每一本書都是流淌的人類智慧與史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