點燈

九月一日

和她認識是在一個跳舞的廣場,沒有交往,是五年前的事情,我和她相差十歲,她二十三,我三十三。那時我還有很多其他的煩惱,老實說,沒空在意年齡問題。她一開始就沒在意年齡距離和我已婚的事實。沒交往,只是在六日的下午,她會約我去旅館,我對於這個情況也很熱衷,比較熱絡的聯絡只是近兩三個月,這不知道是第幾次的約會,入了房間,她如往常一樣脫了上衣掀去胸罩,往廁所走去,我躺在床上看著電視機,看著她在浴室沖水的側影,覺得自己妻子的乳房比較好看些,坦白講應該是妻子的乳暈比較淺色,使用頻率不高的關係吧,我還在這麼想著她已經從浴室出來,臉上沒甚麼表情的爬到我身邊,她眼眶溢出了眼淚,不到一秒便落下臉頰,掉落在白色的床單上,淚水一決堤,就無法停止,她兩手靠在床上,嘔吐般的哭泣。我伸出手,輕觸她的肩。她身體微弱的顫抖,我幾乎直覺地抱緊她的身體,她靠著我,無聲地哭泣,呼出的熱氣和著眼淚弄濕了我的上衣。她的食指像是在尋找甚麼似的,在我的背上徬徨的摸索。我左手支撐她的身體,右手輕撫她的頭髮,很長一段時間,保持同樣的姿勢,等待她停止哭泣,她始終沒有停止。

這個下午,我和她又上床了,我不知道這樣做對不對,但是都發生了,還能怎樣比較正確?真的很久沒和年輕的女孩上床了,我們睡著了。兩個人都醒來的時候已經是半夜兩點,我問她要不要出去吃點東西,她跟我說了一件事情,連續兩個月的每個晚上她都在兩點多醒來,她感覺有人在她身體裡,我詢問起這不只是單純的春夢嗎,她說不是這樣的,總是會聽見一個男人的聲音,跟她說著一個男人的名字,好像聲音叫她去找尋甚麼事情這樣的事情才會結束,我看著天花板,吸著菸,她的手離開我的身體,背對我,眺望窗外在夜裡兩點多的路燈。

我說,像我們現在這樣不是挺好的。天亮時,路燈熄了。

1 則留言

  1. 這是一篇很短的小說,描述了「我」和年輕女孩在房間的一小段片段。片段以三十三歲的男人的視角出發,交代了和女孩發生關係的前因,是沒有原因。二人不是在交往,作者還特地強調了兩次,而且女孩也不在意二人年齡相差十年,也不乎「我」已婚的事實。二人純粹是性伴侶的關係。

    故事想表達的核心應該在女孩的夢以及題目:點燈二字。如果馬虎地解釋,這是個婚外情的故事,情婦的夢境只是對成為「我」的正印的渴求。「尋找什麼事情這樣的事情才會結束」一句中,這樣的事情是指二人扭曲的關係,要尋找的男人是「我」或者一個丈夫。而「我」說現在這樣不是挺好嗎的含意是「我」一如天下的渣男,不想負責任。點燈是指點燃「我」的良知。最後天亮時,路燈熄了是指「我」沒有良知,不想為二人的關係負上責任。如果這樣解釋,故事一樣會通順,也沒有什麼不合理的地方。但我感覺作者不是想表達這個意思。個人認為,要表達這樣的思想,寫陳世美的故事也一樣,用這麼隱晦的意象去寫如此大眾的思想沒有道理。真的要勸世,警剔男人不要做負心漢,不必這麼隱晦地表示。但我都重看了一次又一次,都不下十次,還是想不通燈所象徵的含義。如果有人讀完,有其他想法,請告知。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