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明少女

雪里

我從不曾如此希冀見到妳。在妳把我身上蓋著的被子抽走的那一天,我甚至不敢相信妳對我會有這樣大膽的舉動。彷彿我們非常親密,也只是彷彿。

在那個國家一切都好吧,跟轉開的水龍頭一樣,一旦開始了希望的事情就會嘩啦嘩啦的落下,招架不住,可是我明白在時光走著的時候,有什麼隱隱的力量正在作痛,十分健康而快樂的痛。總是好的,妳。

即使不說想念也是正在一天一天的數著日子,在乎這一件事從來不是喊的越大聲就越能傳達的到,吃著粥的時候,看到妳喜歡的干貝就會想起有一個小小的女伴曾經央求我把自己的這份好好品嘗,「我們一起覺得好吃」,比「珍惜著都給誰」更像是妳的方式。我因此現在又多買了一碗粥了。

金色的箭矢用來形容秋天,是我從某本書上看來的句子。總感覺秋天並不慍卻相當我行我素呢。就這樣失去了一個又一個夜晚,迎來了一個又一個穿上妳送我的外套出門的日子。我非常驕傲,沒有妳我也過得很好,正是這點驕傲。

「在每一棵樹、每一個影子裡,我看見的都是她」從前並不太能體會這種激烈的想念,不過如今我也不是要說我也能夠這樣了。只是,為什麼鼓脹的情感只有不斷的與妳連繫,才能夠勉強的化為眼淚溢出呢。數著一二三,想著我要睡了,可是既愚蠢又貪心的擁抱不想夢見妳的想法。總是希望留給現實,一切的稀奇與一切的驚喜,我不要給夢浪費掉,如果我這一生,僅僅只有一點點的妳的話。

一個人看著夕色,真的不是件容易的事呢。這樣的事情,如今我也漸漸熟悉。在斑斕的日影之中,不斷,又不斷地捨得妳。夕色卻是相當漂亮的顏色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