蘆葦

許頤蘅

詩經曰:
            蒹葭蒼蒼,白露為霜。

水岸邊有蘆葦
一年平鋪延伸不止五米
在不被人發現的時候
穗子愈掉愈多    隔幾天就揚出個莖來
偶爾妝點河床沙爍的茫茫銀白
打點冷色的季節
但從未離開過水岸

或許K從不喜歡蘆葦
因為沒有芒草實用
不能形成掃把狀的且內心中空
搖盪於無法存有與非常有限的宇宙大哉問裡
永恆的靜沉默著,逝者如斯

某日無意中看到了蘆葦三次

不是真的
但因此吃掉了好多好多的晝夜
她終於不能忍受幾棵流蘇樹凋謝地寂寞著了
夜半闖入蘆葦簇簇
一時間她看見K眼裡的詩
枝莖與枝莖、細葉與細葉間用縫隙相疊

看到蘆葦之後
她的心情無法抑制的難過起來
內心順著河水刷的一下變得蒼白
像被什麼削掉的
也許是秋風

削切了一些隱微的小東西
那抹直覺般的脆弱效應被不斷催化
K若無其事地 ____
她於是也若無其事地 ____
____ 完
就走了
大家都很會演   
但都只會演沒必要的可能必要
這是她的錯
說到底也是她自己走到河邊蘆葦叢生處

人是有思想的蘆葦
有人曾說。
就算暴漲淹水與河岸乾涸
三年平鋪延伸了整叢水岸
如果時間與空間從來都沒有成立過
難道能認清存在本質上的尋求行為是毫無生死的堆積
蘆葦不曾離開水岸
蘆葦不曾存於水岸

他們只是
一直在游移不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