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則留言

  1. 這首短詩一如題目,是父親寫給女兒。但我的直覺卻說詩人沒有女兒,這個身份只是有助詩人抒情。不過,這不重要。這詩有別於詩人以往的作品,所用的意象予人的感覺很清新、自然。而所抒發的情感很矛盾,雖然可能是我讀錯。

    此詩的「我」已經消逝,像自然景物般散落。樹林的笑聲猜不到是指什麼,但落日應指死亡。所以,「我」的消逝在詩人表達得很清楚。「我」的女兒被「我」的靈魂漬濕眼睛,是指「我」令她落淚。最後才說那是「我」——女兒的父親。在詩的最後才說,回應詩題之餘,交代了二人的關係。但最令我覺得令全詩矛盾的詞是「無所不在」。「我」是無所不在可以回應詩首「我」化為雨、化為風,依然陪伴著女兒。這樣解,詩的情感說很溫暖,也很符合詩中所用的意象。但「無所不在」不也是「哪裡也不在」的意思嗎?好比人人都是好人,那世上也沒有好人一樣。因此,讀到這一層意思時,不禁傷感起來,因為作為父親的「我」始終是已經不存在。因此,這詩的情感徘徊在傷感和溫暖之間,值得讀者回味這首短詩。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