癥結

耘乙

《天使還獃在美術館裏看守自己》

屢勸,就不肯回去,鄰居的小朋友,給趕出門
明晨,我將往內陸;你忙問,那裏有——
我辯稱,不能因為,那裏有非洲豬瘟,而——
我明,我都明,你搶白
你未曾懂,最是少年意氣,反而來做家中的陌生人
你從未懂,穿黑袍,是法官。著白袍,是醫生
穿著,一個象徵;截然不同,當夾在臉譜後的魅影
穿著制服,各行各業,退守在一個離隔天堂最遙遠的都市
你既可掩耳不聆,又何妨,捂眼不認
在約定的記憶,一次無心對蒙面的蔑視
在否定的記憶,天使還獃在美術館裏看守自己
集結童話書,層疊四板牆,完成一場憂患的告解
心力所不能及,意向所能想起,匆匆帶回橄欖枝
——離港前夕,樂見你們,舉家聊妥,暫時

《一起蹚過歷史現場時》

沿廟街坊間,廣貼著相片、姓名、籍貫、誕辰與末日
坎坷在字義,而緣起,信治的悲哀!
就癥結,在這內戰的迷思
榕樹頭旁,邊找個盲算子,夜視一起卦
邊問卜鳥,為何如此顛躓
僅一步之遙,我們從競選海報看到的人物,亟待反議
怎麽你,大放煙硝和虛詞,竟把一個本命區域剽竊
另一群的我們,集體謊言,正為揑造,饑餓遊戲
洋紫荊的怨聲,分裂的蜚語,多幾多
但咆哮的風聲,怦怦作響,還在你我的心胸
時刻面對困獸,一場場狩獵,怎罷休?
沉溺夢魘裏,立鳥的漂浮木,沒一根
我們不時拌嘴,一起蹚過歷史現場時,誰也不理誰
將在一段漫長而衰落的歲月,烏雲黮黤

2019-8-9。香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