琳琳俐俐

雪里

朝著水面走去,
以心念作為腳尖的襯墊,
黃昏的光線是妳灼的紗,
無信而自在的風吹起,琳琳俐俐。

想起了那時的傍晚也是這樣的。
晚風吹拂雖暖卻武,急著回家的步伐,寬且大,
容的下一顆氣球在其之間,雖然可能踩破。

無聲無息的惡意,渴求著跪下,
若什麼能叫牠們跪下,那定是那什麼已成為了牠們的主人。

讓著、毀壞著、矜持著、偷取著。
夢的蘆葦輕輕地折彎了,因為有妳看著。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