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晨花 第十二章

摩天商業大厦內,西裝筆挺的葉崇天背向書桌,君臨天下般望着落地玻璃外的繁華鬧市。當年與好友於泥濘打滾,笑着立誓要出人頭地,一起進出華街陋巷,遊走於光明與黑暗,不曾言倦。但——看向玻璃倒影,兩鬢漸見斑白,與他對視的雙眼沉着冷靜,昔日的憤怒與傲氣,反倒全被葉翹楓繼承了。

無仇不成父子。
葉翹楓從小不親近父母,像刻意與他們保持距離;惹上麻煩,也只會強裝成熟,就算把自己賠進去也不會求助,笨得無以復加!

葉崇天還記得那年聖誕,衣衫單薄的葉翹楓賭氣般走進漫天大雪,以為年輕就是揮霍的本錢。身為父親的他只能默默歎氣:身處弱肉強食的世界,虎毒雖不吃兒,卻不能為保護兒子奮不顧身。
「你這一着,不怎麼高明。」聲音低沉緩慢,冷靜如蟄伏的黑豹。
「太抬舉我了吧?」方國鴻無害的笑容,如為捕獲獵物的偽裝。「你兒子的賬,怎能算到我頭上?」
葉崇天冷笑一聲,不置可否。於大清早被電話吵醒後,匆忙從遷入不久的新居趕到寧月山,剛巧看見方曉敏一臉得意地離開。屋內,臉色蒼白的葉翹楓朝他點點頭,便再次陷進沙發,瞟向比他更早到來的方國鴻。
「我上星期表示要仔細考慮我們的合作關係,今天便出現這鬧劇,你不能怪我多想。」葉崇天走向酒櫃,慢條斯理取出一瓶白蘭地。
「我們一向合作良好,還要考慮什麼?」方國鴻一直保持微笑,「而且,我們雙劍合璧,商場、政界,誰能與我們匹敵?」
白蘭地緩緩淌進玻璃杯,把酒杯遞給方國鴻,漫不經心道:「但你打算毀了我兒子?」
方國鴻接過酒杯,嗅嗅美酒後露出心滿意足的笑容。「大家都是喝敬酒的聰明人,哪會笨得去討罰酒?」舉杯等待,向葉崇天發出邀請。
片刻後,玻璃相碰,敲出偽裝和妥協鐘聲;順昌逆亡,自古皆然。只有初生之犢,才會不顧後果,栽進廝殺。

電話鈴聲喚回心神恍惚的葉崇天,話筒傳來秘書公式化的聲音:「葉先生,沒有預約的……」
「不可以省時點嗎?」葉崇天來不及回答,葉翹楓已奪門而入,一臉焦急的秘書跟在他身後,顯得不知所措。
示意秘書離開,待她關上門後,葉崇天冷冷問:「你來幹嘛?」
「你幹嘛多管閒事?」與葉崇天隔着書桌,葉翹楓皺眉問。
「你何時開始關心我的生意了?」低頭翻開地產政策的諮詢文件,但一個字也看不進眼內。
瞥過桌上文件,坐進椅子,惡狠狠道:「你肯給他打電話,他就不會堅持那套遏制炒風的廢話!」
「頭腦簡單!」冷哼一聲,續道:「在我,在方國鴻眼中,你只是乳臭未乾的小子,沒資格與我們玩。」淡淡瞟葉翹楓一眼,不出所料看見他眼中一閃而過的怒氣,於是忍不住火上澆油。「方國鴻怕我轉投他的競爭對手,以為手上有我不能公開的文件就能使我就範。與他撕破臉是早晚的事,現在只是給你順水人情,讓方國鴻催促他的女兒出國讀書,順道告訴外面的人,不能動姓秦的小姑娘,讓你與她過幾天安生日子。」
葉翹楓不自覺緊握拳頭,抑壓隨時爆發的怒火。「你準備為給我『人情』而身敗名裂?」
葉崇天斜睨他一眼,不冷不熱道:「利慾薰心的人都很愛惜自己。」再次低頭看向文件,揮手示意葉翹楓離開,「去享受你期待已久的愛情生活吧!」
半晌,葉翹楓從齒縫擠出一句:「我頭腦簡單,但你也不是多聰明。」便轉身離開。
聽到關門聲,葉崇天閉目思考片刻後,通過電話向秘書道:「如果方國鴻再找我,告訴他我有三個很簡單的要求:地價減半、提高地積比率、延長正計劃的南線鐵路。」確認秘書明白要求後,葉崇天深吸一口氣,補充道:「如果他不同意,就叫他別再聯絡我了。」
商場如賭局,下注越多,贏得越多;可一旦輸了,卻可能永不翻身。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