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晨花 第十三章

凌晨時份,漫天繁星躲在厚厚的雲層後。
秦天恩睜着惺忪睡眼躺在床上,半夢半醒間想着那些零碎的夢:童年時的快樂與不快樂,長大後的迷惘與失落,未來的不可知……
閉眼祈禱,浮現腦海的卻是那人——眼裏有揮之不去的憂鬱,習慣以吸煙紓緩情緒,臉上卻總掛着吊兒郎當的笑容。
在那氤氳的黃昏,她差點被漩渦拉進水底,掏出埋於深海的發黃照片,向他訴說段段塵封往事。他們會沉迷過去,忘了呼吸,忘了他們不能依靠回憶生存。

幸好,父親及時來電驚醒了她。
那夜藉詞離去後,她獨自看着房外丁香樹,想起只要找到五瓣丁香,就能實現願望,得到幸福的傳說。她多希望像兒時天真,相信傳說,相信丁香帶來的幸福,可以代替被偷走的運氣。
縱明知徒勞,她還是忍不住,在毛毛細雨中於丁香樹下走一圈,一如意料空手而回——她並不失望,只是雨絲挽着懊惱降臨身上,教她難以展顏。她決定好好睡一覺,希望美夢能烘乾渾身濕冷。

夢裏,他們不再孤身一人。
清朗的月光下,秦天恩踮起腳尖,細看樹上丁香花。葉翹楓倚樹曲膝坐在地上,指間夾着香煙,無奈看向她。「耗了一整晚,你可能什麼都得不到。」
「我知道。」拈起一串丁香花,香氣隨晚風散開。「無論如何,我嗅過花香。」溫柔地撫過花串,輕輕放下,便往另一棵樹下繼續尋覓。
葉翹楓寵溺地搖頭笑笑,欣賞她優雅地在樹間忙碌。天上星火閃耀,他的天使降落凡塵,為他在草地上漫步輕舞。
香煙燃盡時,他悄悄走到她身後。隨手從樹上摘下一朵丁香,看也不看便遞給秦天恩,在她耳邊低語:「如果傳說可信,我們怎會不幸福?」
秦天恩手心裏,正是她遍尋不獲的五瓣丁香。

夢醒後,窗外沒有明媚陽光,只有傾盆大雨,滴答滴答,沒完沒了。
走向窗邊,只見固執的雨水不住撲向沉默的玻璃窗,然後無力地滑落,在玻璃刻下道道淚痕。
兩扇窗後,各懷心事的兩人,不願傳說成真,教好夢落空。

雨仍在下。
秦天恩閱畢報紙便離開圖書館。剛從傘架取回雨傘,便看見葉翹楓壁球場上的對手張振軒朝她走來。他撐着傘,穿着運動短褲,肩上搭着毛巾,顯然剛做完運動。
走進簷下收起雨傘,張振軒笑問:「我約了葉大少下星期壁球比賽,但他還沒開始練習,不是輕視我這個對手吧?」
秦天恩無稜兩可地聳聳肩,正欲離去,張振軒卻打趣般道:「還是他輸不起,打算繼續躲在房間?」
秦天恩馬上回頭,皺眉問:「躲在房間?」
發現自己話太多了,張振軒含糊道:「沒什麼,只是每次經過他的房門,那煙味……」看見秦天恩神情越發冰冷,張振軒以笑掩飾尷尬:「我很期待與葉大少一決高下,我會……」
秦天恩沒在意急步走遠的人說了什麼結束對話,只是心不在焉地轉動雨傘,想起葉翹楓一星期前告訴她要回家一趟,接着只以短訊聯絡她,令她誤以為對方仍在家中。
校園已被雨幕籠罩,她舉傘邁步,祈求天父別要他們荊棘滿途。

「咯!咯!咯!」秦天恩站在葉翹楓房門外,手中雨傘無聲啜泣,淚水落到地面,化成不規則的澤國。好一陣子仍沒回應,秦天恩不徐不疾地再敲門。「咯!咯!咯!」
「誰?」聲音沙啞,態度明顯惡劣。
「開門便知道了。」
房間隱約傳來衣櫃開合的聲音;片刻,濃烈的煙味隨打開的門傳出。葉翹楓眼裏滿佈紅筋,嘴角叼着香煙,神情有點慌亂,忙問:「發生什麼事了?」
意有所指地盯着眼前人未完全扣上鈕扣的襯衣,帶着戲謔問道:「金屋藏嬌?」
「說什麼傻話呢?」不自覺放鬆下來,葉翹楓失笑搖頭,後退一步,讓房間一覽無遺;然後轉身開窗,把香煙摁熄在煙灰缸。
秦天恩把雨傘擱在門外,輕輕關上房門。
一陣沉默後,秦天恩道:「我以為你回家了。」
葉翹楓點頭,「早了回來,本打算過幾天找你。」伸手理理頭髮,勉強扯出笑容:「免得你被我這樣子嚇跑。」
秦天恩點頭,走近立於窗旁的葉翹楓,給他一杯黑咖啡,與他一起呆望窗外雨。

窗外雨聲淅瀝;房間寂靜,瀰漫咖啡香氣與煙味。
片刻,秦天恩瞅瞅盛滿煙蒂的煙灰缸,問:「如此頹唐,因為你的父親?」葉翹楓訝然看向她,秦天恩續道:「你父親最近是報上的風雲人物。」
葉翹楓無奈笑笑,順手點煙。「我這輩子都擺脫不了他!」
不期望得到回應,葉翹楓繼續吞雲吐霧,呼出一個又一個煙圈;像烏雲飄進,像雨點即將落下。
秦天恩輕輕吹散煙圈,幽幽說:「吸煙減輕不了煩惱。」
葉翹楓深吸一口煙,露出享受的表情。「你怎知道?」
秦天恩取過葉翹楓指間香煙,試探般叼在嘴裏,深深一吸,然後不住咳嗽。葉翹楓拍拍她的背,取回屬於他的香煙,笑道:「對你來說,的確不能帶走煩惱。」
秦天恩緩過氣,說:「我什麼辦法都沒有。」葉翹楓投以疑問眼神,她卻低頭迴避,盯着書桌上記錄星晨花與蝴蝶短暫約會的發黃照片。
「我的爸爸是出色的警察,也是照顧家庭的好丈夫、好父親。但他立了一個大功,惹了些麻煩。」抬眼看進他的眼睛,續道:「結果我們經常搬家,後來更要避走德國,在異國經營小書店為生。」瞄瞄發出橙色火光的香煙,燃燒,再化為灰燼,像那逝去的童年。「我不喜歡這樣,但什麼也做不到。」
葉翹楓皺眉,與秦天恩四目交投,猶豫半晌,終忍不住問道:「在德國長大,為何來這裏讀書?」
別過臉,拾起身旁的銀灰色打火機,察看表面的冰冷花紋;打開蓋子,幽藍的火焰閃爍不定。「可能跟你一樣,想擺脫父親?」
勾勾嘴角,靠攏秦天恩,讓她手上的火焰,燃燒他咬在嘴角的香煙,笑道:「可能為了我?」
看着愣了半晌的秦天恩,葉翹楓伸伸懶腰,喝掉漸冷的咖啡,看向外面滂沱大雨,「不知這雨下到什麼時候呢?」
秦天恩倚着書桌,悵然道:「天文台預告,這雨將連綿不斷。」
雨聲從此再無歇止。

發表迴響

您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您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