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晨花 第二十二章

天地一片寧靜。
月兒高掛天邊,陰晴圓缺從不間斷,映襯人間從不止息的悲歡離合。
秦天恩窩在沙發,單手托腮望着葉翹楓在開放式廚房熟練地取出食物、用具;燒水,開罐頭,敲蛋殼;食物碰上滾油,滋滋地發出互相交纏折磨的聲音;撕開塑料包裝,把麵餅、調味料扔進沸水,方便麵的麻油味道混合煎蛋和午餐肉的香氣,令肚子忍不住咕咕作響。
「你經常做飯?」
「經常煮麵。」把麵倒進碗裏,熱氣蒸騰,一室氤氳。抬頭微微一笑,「平常多吃杯麵。」
秦天恩走到餐桌前坐下,望着他捧着兩碗麵走來。「這一頓算是很豐富了?」
「當然!我哪會委屈你?」葉翹楓遞過筷子,在她對面坐下。
「對宿舍房間吹毛求疵,卻對食物營養毫無要求。」秦天恩試探般咬一口煎蛋,喝一口味精湯後,終於放心用餐。
看她吃得津津有味,於是自信笑道:「不妨礙我煮得好吃就行了。」正要動筷時,突然停下,望着她認真問道:「除了你爸,沒其他男人給你煮食吧?」
失笑抬頭,問:「你猜?」看見他瞇着眼睛,開始發放危險訊號,秦天恩為保晚餐,歪頭抬眼道:「廚師算嗎?」
輕哼一聲,道:「不算!」回復從容的微笑,給她夾一片午餐肉。
二人安靜地享用晚餐。
窗外月色朦朧,心事欲透無從。
不一會兒,葉翹楓已把麵吃盡,放下筷子,伸伸懶腰後,還是忍不住,低語:「那些年,過得怎樣?」
低頭沉思,想起剛到德國的時候,她仍然笑着結交與她年齡相若的同學,希望能交着玩伴,陪她讀書,陪她玩耍,與她做朋友。同學友善,只是那些離合聚散,他們根本不放在心上。由始至終,她都被拒於圈子外。只怪當年的哥哥太寵她……
半晌,秦天恩輕描淡寫道:「那些日子,已不太記得了。」攏攏下垂的髮絲,笑着問:「你呢?這些年快樂嗎?」
「當然!」勾起嘴角,挑眉笑道:「因為我知道,有人一直想我。」溫柔低語像深秋的月光,輕輕的,淺淺的,帶着若有若無的溫暖。「有人掛念,是一種幸福。知道嗎?」
彷彿墮進旖旎的漩渦,無法抗拒,只能放任自己被吸引。秦天恩低頭應了一聲,一匙一匙地喝味精湯;明知有害,但仍忍不住喝光,如飲鴆止渴,下場只會是毒發身亡。「何時給你下廚?我最擅長醉汁雞翼。每天吃方便麵,你永遠也不用痊癒。」
葉翹楓明顯一怔,輕敲煙盒思量片刻,笑道:「真希望嚐到你的廚藝。」慢條斯理燃點一根香煙,一副流氓模樣邀約:「天色那麼好,我們去曬月光吧!」

多年後,葉翹楓仍記得這一幕:月色下,微風裏,秦天恩坐在鞦韆上,輕輕前後搖晃,長長的白色裙擺飄飄,嘴角掛着淡淡笑意,眼裏卻藏着憂傷,靜靜望着他。
時間彷似逆轉,又像始終停留。從前活潑可人的妹妹,後來恬靜內斂的天恩,從沒離開。她一直在寧月山,在葉翹楓記憶裏。夢縈魂牽……

那夜,他們各自回家,站在房間窗前,遙遙相對;看不清眉目,卻永遠不會錯認。「睡吧!」話筒傳來葉翹楓的聲音,懶懶的,帶一點寵溺。
「晚安!」秦天恩轉身關燈,即收起笑意。疲憊襲來,她只想好好睡覺。床頭的《聖經》早已蒙塵,她不知道書中的造物主將如何安排:是葉翹楓在她不捨前悄悄離開,還是她在葉翹楓挽留前靜靜逃離?
躺在床上,摸摸仍掛在頸上的項鍊。她不明白,為何他們總是可望卻不可即。因為她不夠虔誠,還是她膽敢在上帝背後偷吃雪糕?帶着苦澀的笑容,秦天恩終在迷糊間入睡。
對面的窗內,葉翹楓望向漆黑的彼岸,只願她能有好夢。關掉書桌燈,一切光明盡被收回,他已被黑暗吞噬,遺棄在南極的冬季。
日光不再降臨。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